第56章 閻家不孝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棒梗砸了自己的腳,終於消停了幾天。

  李喬找到韓老四,讓他幫自己收購魚苗和豬崽。

  每天五毛錢工資。

  韓老四感激涕零。

  畢竟他已經有很多天沒活幹了,全家都在餓肚子。

  「收購來的魚苗、豬崽送到盛和店,交給一個叫牛大耿的人,其他的事你不要問,也不要說。」

  李喬對韓老四吩咐道。

  韓老四連連答應,他依舊遵守著之前與李喬達成的三項條件。

  他幫李喬幹活,從不過問李喬的底細。

  甚至不知道李喬的面貌。

  就這樣,韓老四開工的第一天,就幫李喬收購了一千尾鰱魚魚苗。

  鰱魚也就是大頭魚,是常見的「四大家魚」之一。

  李喬檢查過後,就付錢給魚老闆,並支付了韓老四一天的工資。

  待韓老四他們離開,李喬將一千尾魚苗全部收進農莊。

  意念一動,李喬也進入農莊。

  他走到水塘邊查看情況。

  一千尾魚苗已經在水塘里歡快遊動了,沒有絲毫不適應。

  「不錯,看來這批魚苗質量還行。」

  查看過魚苗後,李喬又去地里看了看那幾顆未知種子。

  未知種子已經出苗。

  只是……

  「這不就是小麥嗎?」

  李喬看著這幾棵小苗,它們就是普通小麥的樣子,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

  「宋默渠為什麼會覺得這些種子珍貴?」

  李喬實在想不通。

  這幾棵小苗的成長周期明顯比別的作物長得多。

  別的作物基本上十二個小時就能成熟一茬,而這幾棵小苗,卻用了十二天。

  「幾棵普通麥苗,白白浪費我這麼多時間!」

  李喬嘟囔著,伸手就準備把它們拔了。

  好在,最後一刻他還是克制住了。

  「問過宋默渠之後再說吧!」

  「國·慶快到了,廠里要放假,到時候就去找宋默渠!」

  如此一想,李喬就離開了農莊。

  ……

  四合院。

  三大爺家。

  此刻一片雞飛狗跳。

  「爹,你工作要是沒了,你可別怪我狠心,我可沒多餘的錢養活你,我跟我媳婦還沒錢花呢!」

  閻解成對三大爺說道。

  三大爺氣得渾身發抖。

  昨天他本想坑傻柱,結果弄巧成拙,把自己坑進去了。

  冉秋葉把事情告訴了校長,校長要他寫檢討,並說要嚴肅處置。

  他很可能會失去教師這份工作。

  這可讓他們全家都炸鍋了。

  特別是他這個大兒子閻解成,竟然直接說要不養他。

  「你……你說什麼兔崽子?你再說一遍,看我不打你!」

  三大爺氣得抓起雞毛撣子就準備抽閻解成。

  然而,閻解成卻絲毫不怕他,直接一把奪過雞毛撣子,說道:「爹,這不是你教我們的嗎?」

  語氣冰冷,沒有絲毫憐憫。

  完全不像一個兒子對父親說話。

  這也可以理解。

  從小在三大爺的算計中長大的他,自然早就將算計融入到了骨子裡。

  所以在聽說父親要失業的時候,他的第一念頭是,他們全家的生活費從哪裡出?

  畢竟他們家現在能賺錢的,也就他閻解成和父親兩個人。

  至於弟弟妹妹,上學的上學,瞎混的瞎混,根本指望不上。

  如果他現在不把事情說清楚,到時候養家的重任很可能就會落在他頭上。

  這種對他沒有任何好處的事情,他怎麼可能讓它發生。

  「老大啊,我養你這麼大,你就不知道感恩嗎?」

  三大爺痛心疾首。

  自己的兒子竟然對自己說出這種話,這讓哪個做父母的不寒心啊。

  他作為一個人民教師,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沒教育好,他羞愧啊。

  「爹,你這話可就不對了!」

  閻解成振振有詞的說道,「你不是常說嘛,新人新事新國家,個人掙錢個人花。我們平時在家吃飯,可是每天都有交錢的。」

  這點確實是三大爺家的特色。

  不論兒女,每天吃飯就必須交錢,不交錢就沒飯吃。

  這就是三大爺這個「窮算計」對兒女們做的事。

  他常說,吃不窮,穿不窮,算計不到就受窮。

  在這樣的家庭氛圍里長大,哪個兒女不會算計。

  「爹,你要沒工作想吃飯也可以,每天給我交伙食費就行。看在咱們是父子的份上,我給你打九折。」

  閻解成認真的說道。

  他算過了,打九折應該可以保證自己不虧本,到時候再在飯量上剋扣一點,讓老兩口餓不死就行了。

  「你你……」

  三大爺氣得要吐血,「好小子,我真是白養你這麼大了。我還沒癱在床上呢,你就想不管我了?你是不是人啊?你是狼心狗肺!」

  閻解成的話,就像一記重錘,狠狠砸在了三大爺的心上。

  他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兒子會說出這種話來。

  難道在這個時候,他們不該父子齊心,其利斷金,一起對付外人嗎?

  他給傻柱的雙倍賠償——六斤白糖、六斤紅糖、六條毛巾、六塊香皂,難道不該要回來嗎?

  可現在怎麼……

  三大爺突然覺得,在兒子眼裡,自己才是那個真正的外人!

  只要不能掙錢了,就一腳踢出去!

  「你滾!你個不孝子,你給我滾!」

  三大爺扶著桌角,憤怒的罵道。

  「爹,你別生氣,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才能保住你的工作吧!」

  閻解成說道,「反正我的意思已經說明白了,你要是沒工作,今天晚上你和我媽可能就得餓肚子了!」

  說完,閻解成就雙手插兜,吹著口哨,出門去了。

  從小就在三大爺的算計中長大的他,早就把家人之間的親情給磨滅了。

  他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什麼不對。

  吃飯給錢,這不天經地義麼?

  有什麼大驚小怪。

  「作孽啊!」

  「真是作孽啊!」

  看著閻解成的背影,三大爺悲憤不已,「我當初就不該讓你媽把你生下來!生條狗都比你強啊!狗都知道報答主人,生你有什麼用啊!」

  罵了半天,三大爺漸漸冷靜下來。

  「不行,我不能失去工作!」

  想到閻解成的話,三大爺心裡猛地一驚。

  他抓起毛巾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趕緊朝學校跑去。

  他要找校長,哪怕是跪地磕頭,也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工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