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老官迷上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李喬知道弟兄們替自己報仇後。

  二話沒說,直接出去了一趟,拎回大包餅乾和三斤白糖。

  將三斤白糖用開水沖化,盛在大桶里。

  請班裡所有弟兄,以及女工班的姑娘們,吃餅乾、喝糖水。

  看到大家吃得開心,李喬很欣慰。

  ……

  二大爺家。

  「哎喲,哎喲!」

  二大爺鼻青臉腫的躺在床上。

  二大媽正用熱毛巾給他擦臉。

  「哎喲,你輕點哎,疼死我了。」

  二大爺叫苦不迭。

  「我說老頭子,我就納悶了,你怎麼能摔成這樣啊?你是臉朝下摔的?」

  二大媽看著傷痕,疑惑不解。

  「閉嘴!我說摔的就是摔的,廢什麼話啊!」

  二大爺不高興的吼道。

  二大媽撇撇嘴,不敢再說什麼了。

  這時,劉家的兩個兒子回來了。

  分別叫劉光福和劉光天。

  「爹,我們回來了。」

  劉光福、劉光天恭敬的說道。

  這兩個孩子從小受的是棍棒教育,對他們這個老爹是又怕又恨。

  雖然都已經成年了,但他們在老爹面前,還是慫的像鵪鶉似的。

  「嗯。」

  二大爺嗯了一聲,根本不拿正眼瞅這倆孩子。

  「爹,我聽說咱們廠要選一個新的公會副主席。」

  劉光福說道。

  二大爺一聽這消息,頓時來精神了,把臉上的熱毛巾一扔,兩眼放光道:「有門路嗎?」

  「聽說護衛科凌科長有門路。」

  劉光福小心翼翼的說道。

  「凌科長?」

  二大爺站起來,道,「這個人我知道,是個有背景的。」

  劉光天:「爹,這一次咱們也要送禮嗎?」

  二大爺:「廢話!不送禮人家能給你辦事?」

  一句話把劉光天嚇抽抽了,縮了縮腦袋,再也不敢說話。

  二大媽:「老頭子,咱們平時送的禮也不少啊,可每次都沒辦成事……」

  劉光福:「是啊,爹,咱們要不要先觀望一下再送禮?也保險些。」

  「啪!」

  二大爺直接給了劉光福一巴掌,厲聲道:「觀望,觀望,你就知道觀望!那可是當官的機會啊,你觀望能當官?」

  對於二大爺來說,這輩子最重要的就是當官。

  只要有當官的機會,哪怕希望再渺茫,他也會毫不猶豫的抓住。

  因此,一聽說廠里要新選一名工會副主席,他甚至都不願分辨消息真偽,就直接找門路,走關係。

  「老頭子,你不躺著了?你臉上還腫著呢!」

  「不躺了!給我準備禮品,我要去凌科長家拜訪,快!」

  二大媽撇撇嘴,雖然心裡有一萬不願意,可她也不敢違抗二大爺的命令。

  半個小時後,二大爺提著兩兜東西,朝工廠護衛科走去。

  ……

  一天的工作結束。

  李喬跟弟兄們道別。

  走出車間的時候,正好遇到護衛科長。

  科長拉住李喬,說了一陣悄悄話。

  李喬的臉上露出笑容。

  之後,李喬照舊前往雜貨鋪,查帳、查庫存。

  等到忙完,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李喬鎖上店門、庫門,朝四合院走去。

  ……

  四合院。

  李喬到家後直接炒菜、做飯。

  米飯燜上。

  麻利的洗菜、擇菜。

  今晚他決定吃豐盛一點。

  一共安排四個菜:尖椒肥腸、油燜菜心、水煮肉片、蒜泥羊肉。

  三葷一素。

  外加一個涼拌粉絲。

  簡簡單單吃一頓,滿足一下口腹之慾。

  生活在這個時代,李喬的第一願望就是過好自己的生活。

  而吃好點,就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

  「李喬啊,睡了嗎?」

  李喬正在做飯,忽然聽到外面有人喊。

  聲音還挺陌生。

  他走過去開門,發現是劉光福站在門外。

  劉光福是二大爺的大兒子。

  李喬跟他並不怎麼熟,平時甚至都沒說過話。

  「有事嗎?」

  李喬問道。

  對方是二大爺的兒子,而李喬跟二大爺有仇,所以李喬對對方也沒什麼好感。

  「是這樣的,我聽說你這家有甜米酒,想從你這兒買一壇,不知道你能不能……」

  劉光福憨厚的說道。

  甜米酒?

  李喬立刻想起了護衛科長說的話。

  看來,大魚要咬鉤了!

  只是,大魚不自己出現,而是派只小魚來試探。

  甜米酒這東西,是系統獎給李喬的。

  一共獎了三壇。

  李喬送給護衛科長兩壇。

  還剩一壇存在空間裡。

  沒想到,時隔這麼久,最後一壇甜米酒也要派上用場了。

  「有是有,不過可貴的很,我怕你接受不了。」

  李喬也不廢話,直接說道。

  「多貴?」

  劉光福問道。

  「二百二十五!」

  李喬報出價格。

  「什麼?」

  劉光福嚇了一大跳,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問一遍:「你說多少?」

  「二百二十五塊!」

  李喬加大聲音在他耳邊說道。

  劉光福後退一步,確定李喬不是在開玩笑後,震驚道:「你這價格……忒嚇人了!」

  李喬笑道:「我就說嘛,你怕是接受不了。」

  劉光福訕訕道:「我……我……」

  「回去吧,換個人!」

  李喬也不跟他多說,啪一聲關上門,繼續做飯。

  劉光福在門外站了一會兒,默默轉身回家。

  不一會兒,又有人敲門。

  李喬開門,是劉家老二,劉光天。

  「你也是來買甜米酒的吧?」

  李喬搶先說道。

  「是的。我想……」

  「不用想了,價格是二百二十五一壇,一分錢都不會少,你要是來砍價,趁早別開口!」

  說完,李喬關門繼續做飯。

  劉光天嘴巴扁了扁,似乎有點委屈。

  一句完整的話都不讓他說完,他不委屈才怪。

  劉光天也悻悻而歸。

  李喬知道,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大魚要出場。

  只是這條大魚,肯定還會再糾結一陣子。

  李喬倒也不著急,自己有的是時間跟對方耗。

  只要大魚聞到魚餌的香味了,就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這次吃食的機會。

  李喬吃完飯,又進農莊轉悠了一趟。

  採收、播種,一氣呵成。

  之後跳進魚塘洗了個涼水澡。

  這才出來,準備睡覺。

  這時,他聽到了敲門聲。

  「李喬啊,是我,開下門!」

  熟悉的聲音傳來。

  李喬微微一笑,大魚來咬鉤了。

  他打開門,看到二大爺滿臉堆笑地站在門前。

  「哎呀,李喬啊,你是不是在怪二大爺啊?二大爺今天來,是有要緊的事要求你啊,你一定要幫二大爺啊!」

  二大爺急切的說道。

  李喬伸出手,冷冷道:「少廢話,二百二十五,拿來!」

  二大爺一臉驚駭的看著李喬。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