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官位的誘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二大爺愣了愣。

  然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笑道:「李喬啊,什麼二百二十五啊?一開門就伸手要錢,這習慣可不好啊?」

  「呵呵。」

  李喬冷笑,「二大爺,裝什麼傻啊?我賠你錢的時候,沒跟你玩這些花花腸子吧?都是老爺們,麻利點!」

  二大爺有些尷尬,但還是繼續裝傻:「李喬啊,大爺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更不知道你這二百二十五是從哪兒來的?難道是天上來的?二百多啊,你以為錢是大風颳來的?」

  「不知道是吧?」

  李喬冷笑一下,啪一聲把門關上,「那你就去弄明白了再來吧!」

  「哎哎哎!」

  二大爺在外面拍門,「你說你這孩子,咋兩句話不中聽就關門呢!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

  李喬不理他,準備睡覺。

  對付這種老傢伙,就該讓他們比你急,只有那樣,才能讓他們自亂陣腳。

  二大爺拍了一陣門,見李喬沒動靜。

  心裡就有點慌。

  生怕李喬睡覺了,那他的大事可就要耽擱一晚上。

  萬一這一耽擱,被別人搶先一步……那可就追悔莫及了。

  一想到這兒,二大爺就趕緊服軟:「哎呀,李喬,都是大爺不好,是大爺在裝傻!大爺錯了,你開開門吧!」

  李喬聽到這話,這才走過去,把門打開,說:「一壇甜米酒二百二十五,拿錢吧!」

  二大爺直咂舌:「李喬,你這是明搶啊!你知道二百多塊錢是什麼概念嗎?好些家庭一年都掙不到二百塊錢!你一張口就要二百多,你家甜米酒是王母娘娘的金汁玉液啊?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吧?」

  李喬看著他:「二大爺,還想裝傻是吧,你不知道這二百二十五是什麼錢?裝傻充楞有意思?」

  二大爺訕訕道:「李喬,我知道你心裡記恨著那七十五塊錢的事,可你……你這也太離譜了!」

  「有什麼離譜!」

  李喬不屑道,「我賠你的時候是三倍賠償,你賠我,當然也得三倍!我算錯了嗎?」

  二大爺:「……」

  特麼的!

  這小子果然在這兒等著我!

  二大爺深感棘手。

  他買甜米酒,是想給主持這次工會選舉的副廠長送禮。

  據護衛科凌科長介紹,這位副廠長自從喝過一次李喬家的甜米酒後,就一直念念不忘,最近正到處托人找這種酒。

  誰要是能先弄到這種酒,就會給副廠長留下良好的印象,那工會副會長不就水到渠成了嗎?

  二大爺雖然不知道李喬家怎麼會突然出了甜米酒,但為了官位,他不得不硬著頭皮來找李喬買酒。

  他當然想過找其他甜米酒代替。

  但據凌科長說,李喬家的酒與眾不同,凡是喝過一次的人,就絕不會忘記,用別的酒代替,那純粹是豬油蒙心,還不如不送。

  二大爺也知道李喬絕不會輕易賣酒給他。

  但他沒想到,李喬一開口就要二百二十五!

  這麼多錢,買一壇甜米酒?

  二大爺想想都覺得瘋了。

  可是,官位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二大爺絕不甘心就此放棄。

  他穩穩心神,說道:「李喬啊,你這價錢……嗐,這樣吧,你先讓大爺看看你家的米酒是什麼樣行不行?」

  李喬瞅了他一眼,道:「你又不買,看什麼看?」

  「哎,話可不能這麼說!買不買的,讓人看看貨有什麼關係?做生意不都是先看後買嗎?」

  李喬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老東西,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盤算什麼?

  不過,李喬也沒點破他,而是說道:「行吧,讓你看看也可以,我的甜米酒,可是貨真價實的!」

  說完,就轉身朝堂屋裡的一口大缸走去。

  揭開缸蓋,就伸手去裡面拿東西。

  二大爺看到李喬從缸里抱出一個罈子,目光頓時就深了幾分。

  李喬抱著罈子走到門口。

  「喏,這就是甜米酒。」

  二大爺隔著封泥聞了一口,裝作很懂的樣子,讚嘆道:「哎呀,綿柔醇厚,回味悠長,真是好酒啊,好酒!」

  李喬:「……」

  傻逼吧你!

  這特麼是甜米酒,你咋聞出了醬香型白酒的味道?

  「二大爺,這酒好吧?想買就拿錢!」

  李喬直接伸手。

  二大爺表情窘迫,他確定這酒是好酒。

  但要他掏二百二十五塊錢來買,他還是下不了這個決心。

  「李喬啊,價錢能不能……」

  「不能!」

  李喬斷然拒絕了還價的可能。

  二大爺胖臉抖了抖,最終一咬牙,一跺腳,走了。

  李喬看著他的背影,心中冷笑,老東西,我就不信你忍得住官位的誘惑!

  說白了,李喬現在就是直鉤釣魚。

  二大爺明知道李喬在釣他,可他能不上鉤嗎?

  他要是不上鉤,他就不是「老官迷」了。

  「睡覺!夜裡還有好戲呢!」

  李喬把門一關,往床上一倒,就呼呼大睡。

  ……

  二大爺家。

  二大爺氣沖沖的回來了。

  二大媽、劉光福、劉光天見到他,都趕緊恭恭敬敬的站起來迎接。

  二大爺有「官癮」,平時在家也是大發官威。

  老婆、孩子都是他施威的對象。

  「老頭子,你……」

  二大媽見二大爺怒氣沖沖的樣子,就小心翼翼地問道。

  「哼,李喬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漫天要價,一壇酒賣二百二十五,簡直是瘋了!氣死我了!」

  二大爺的怒火沒處發泄,看到站在面前畏畏縮縮的劉光福和劉光天,突然就揮掌打去。

  「啪!啪!」

  劉光福、劉光天一人挨了一耳光,卻一動也不敢動。

  從小就挨打,他們已經習慣了,麻木了。

  沒什麼理由,想打就打。

  心情不好打,心情好也打。

  喝醉了打,沒喝酒也打。

  天晴打,下雨也打。

  白天打,晚上也打。

  總之就是隨著二大爺的心意,他想什麼時候打就什麼時候打,想怎麼打就怎麼打。

  「老頭子哎,你消消氣啊,別動不動就打人……」

  二大媽想攔二大爺。

  「滾!」

  二大爺正在氣頭上呢,一腳踢在二大媽肚子上。

  「砰!」

  二大媽被踢的倒退出去,捂著肚子倒在地上,壓抑的翻滾著,卻不敢大聲喊叫。

  劉光福、劉光天瑟瑟發抖地站著。

  既不敢去扶媽媽,也不敢反抗爸爸。

  二大爺又一人踢了他們幾腳,這才算是消了氣,坐在椅子上說:「去,把葛禮叫過來,就說我有事找他商量。」

  劉光福、劉光天如蒙大赦般跑了出去。

  二大爺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翻滾的二大媽,冷冷道:「還不去燒水沖茶?想讓我丟臉是吧?看我打不死你!」

  二大媽忍痛爬起來,趕緊跑廚房燒火去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