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如何補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落葉稍來消息。

  在海神湖的岸邊,那靠近史萊克內院的地方,一位橫空出世的天才,卻已經是身受重傷的遺憾退場……

  事情的起因非常簡單,那位發瘋的內院學姐是言少哲的徒弟,名為馬小桃,她武魂非常強大,但卻難以控制,在一場閉關修煉之中,她的武魂暴走,失去理智導致發生了後續所有事情。

  很巧合的事情,王冬兒和徐川然巧合的出現在湖邊,馬小桃巧合的爆發之後沒有人第一時間發現他的異常。

  最後,鑄就了悲劇的發生。

  「徐川然醒來的話,看他這麼說吧……」

  留下這一句話,王冬兒和那位昊天強者已經離開了,言少哲沉默的帶著自己的人和自己的弟子馬小桃飛回到了海神閣之中,這一刻,言少哲只感覺自己老了很多歲。

  無數閣老對他投去目光,但可惜,這一次的目光並不是以前的那種認可,而是巨大的失望。

  「言少哲!你這個蠢貨!」

  在這一群人之中,言少哲看到了憤怒的錢多多被兩位老者攔著,言少哲此刻知道他憤怒的原因,也知道其他德高望重的老者為什麼會如此失望。

  史萊克一向自詡是整個大陸對於學員最為安全的地方,但在今天,卻發生了內院學長暴走,幾乎毀滅了一位外院新生未來光明前程的這一件醜聞。

  傳出去,必然會極度有損史萊克學院的名聲,並且增加無數樹敵,尤其是當徐川然這位少年天賦極其優異的情況之下,這件事情處理不好,幾乎是會把言少哲整個人都釘死在史萊克歷史的恥辱柱之上。

  但好在,現在的史萊克學院之中,還有一個人能夠一錘定音,將言少哲從這種茫然的狀態之中拉回來。

  「就按照她的意思去做,引來昊天宗的強者上我們的恥辱,去把徐川然這位少年帶到黃金樹里,少哲,你先去照顧小桃,等她醒來,把這些事情全部告訴她吧……」

  言少哲身體陡然一顫,然後恭敬的對一個方向微微鞠躬。

  「閣老!請問徐川然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了?!他是真的傷及根本了嗎!我記得他的身體之中蘊含一股強大的生命力,那股生命力還無法讓他恢復嗎?!」

  言少哲一消失,錢多多就急忙的問向一位對於治療極度具有建樹的海神閣閣老,而對方在聽到錢多多的問話之後則是無奈的嘆息一聲。

  「錢多多,著急也沒用啊,我已經看過了,徐川然這個少年的情況正是因為這股生命力才顯得麻煩啊。」

  所有人望向這位閣老,等待著他最為權威的診斷。

  「他的體內除了小桃的邪火之外,還有一股看上去源自他本身的,非常存粹的冰屬性!這兩股力量在廝殺之中,本來幾乎是要將他殺死,但最後關頭,那股生命力在極限範疇里,把徐川然從死亡的邊緣吊住。」

  「就像是破碎的玻璃被用膠水匆忙粘起來一般,我們如今的手段幾乎無能為力能做的只是幫他緩慢梳理經脈,等待他身體之中兩種力量消去。」

  「他的身體太脆弱了,以至於我們甚至不敢用一些激進的方法。」

  非常悲觀的回答,言少哲沉默不語,但當他深吸一口氣之後,他也是做出了回應說道:「我會給出讓他滿意的補償。」

  「補償?!言少哲你要怎麼補償?!」

  「一個天才因為這樣的重傷最起碼也要被浪費半年的時間啊!半年的時間啊!甚至恢復過來之後修行都將可能受阻!這樣你要怎麼來補償!」

  錢多多此刻雙眼通紅怒視著言少哲,再也沒有比這還要讓他覺得荒唐的事情。

  好不容易發現了一位魂導師天才,結果卻因為一場意外被自己老對手的徒弟打成重傷?!傷及根本?!

  這種事情放在誰身上都不好受,言少哲此刻也是一言不發的帶著自己徒弟向前走去,而此刻,那決定性的溫和的聲音也是再次出現。

  「好了,都散了吧,事情已經發生,我們就只能考慮怎麼去彌補了……」

  ……

  時間推移,史萊克學院海湖湖心島的一間密室之中,一個在之前的事件之中關鍵的人物終於從昏迷中緩緩醒來。

  「嚶嚀……」

  紅衣女子身體動了一下,她的意識仿佛有些混亂,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小肚子,喃喃地道:「好痛……好冷……」

  但漸漸的,她睜開了眼睛,此刻她的眼眸是淡淡的粉色就像是粉嫩的桃花,原本那種瘋狂的血色已經褪盡,此刻她的眼神之中略微帶著幾分茫然。

  但很快,當意識清晰了起來,她腦子最後的記憶是一個噩夢,噩夢之中的場景讓她的臉色微微發白,因為那是一幕自己全力把一位外院的學弟一掌打飛的可怕場景……

  猛然翻身坐起,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摘下臉上面具,露出她拿著如同珍寶一般隱藏在寶盒之中的那動人的絕色容貌。

  她站直在那裡,更是露出豐滿的動人心魄的身材,就像是已經成熟的水蜜桃,紅裙裹袍,身姿款款,這一身衣裙著實難掩她那種艷腴的體態。

  「小桃,你犯了大錯啊!」

  蒼老的聲音響起,長長的嘆息一聲。

  「你這次暴走襲擊了兩位新生!其中一位新生被你打成重傷,經脈受損,傷及根本幾乎逼近於死亡!而另一位身份不簡單,是隱世宗門昊天宗的在世傳人啊!」

  「這一次事故讓對方召喚了一位九十八級的超級斗羅來向學校發難啊,而且那位被你傷及根本的學員同樣是一等一的天才!如今的情況之下,老師我也保不住你啊!」

  言少哲痛苦的聲音在密室之中迴蕩,剎那之間就馬小桃臉色更加蒼白如紙,在簡短的言語之中,馬小桃完全明白了自己這一次暴走所帶來的後果是何等嚴重。

  噩夢……成真了。

  不,不僅僅是是噩夢,擺在馬小桃面前的是比噩夢還要可怕的血淋淋的真實,讓人後悔到簡直想把膽汁吐出,但卻依然無能為力。

  「老師……」

  「抱歉……小桃,這是我的疏忽,要是我早一點發現……哎……」

  聽著老師此刻無比痛苦的言語,馬小桃的心……也是就這樣落入的深淵之中,她明白,自己這一次暴走……幾乎是將兩個人的未來全部拉入了黑暗……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