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冰龍印記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密室中的紅衣女子,如同清晨太陽之下的第一縷朝陽那般美好溫暖,但此刻的她卻腳步有些跌宕,無力的坐在了床上。

  她是帶給徐川然災難的的六環魂帝,二十歲不到的她,天賦已經不能簡單的用驚才絕艷來形容。

  二十歲不到的魂帝是什麼概念呢,這在斗羅大陸魂師出現後的整個歷史上都能名列前茅,她是史萊克學院百年以來的第一天才,但……也是她,達成史萊克百年以來最為後果嚴重的一次暴走事件。

  她的武魂是邪火鳳凰,一種強大的獸武魂,但因為武魂過於強大,一種名為邪火的可怕力量在武魂之中難以控制,當馬小桃的理智沒有壓制住這股力量,那麼就會讓馬小桃化身瘋狂的野獸。

  這種力量一般都被壓制,那如今它爆發開來。

  醜聞,驚天的醜聞,當昊天宗的強者降臨的那一刻,言少哲就知道局勢已經不收史萊克學院控制。

  言少哲明白,現在史萊克學院的名譽在近千年的時光中,第一次遇到了如此嚴峻的挑戰,以學院為榮的言少哲如果發現是其他人做出這種有損學校名譽的事情,可能會大發雷霆,甚至會親自動手去清掃門戶抹除這個污點。

  但當這個污點在言少哲自己的身上,在言少哲自己的學生身上的時候,那種無力感讓這位明鳳斗羅的氣息都不在是陽光。

  「造孽啊,造孽啊,你體內邪火快壓制不住怎能不告訴我呢,也都怨我平時對你太過苛求了,要是放緩修煉的話……或許就不會出現今天的這種事故了。」

  言少哲在密室之中走來走去的說著,積蓄以久的情緒,在自己弟子醒來之後,終於忍不住的爆發開來。

  馬小桃低著頭,眼淚也是在此刻她那桃花一般的眼瞳之中流出,她在史萊克學院之中出生,學院撫養她到現在,她心中對於學院的榮耀感絲毫不比自己的老師要低。

  馬小桃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她當然聰明,作為學員百年來天賦最高的學員,她的一切都堪稱絕佳,不需要多言,她明白擺著自己面前的是何等情況。

  但,自己不應該成為學院的污點……這一切,邪火爆發,都是自己的問題,不應該牽連到老師,也更不應該不應該牽連到學院的百年聲望。

  「老師,請不要自責……我明白了,這是我自己造就的惡果……請不要為我而難過,我已經做好了覺悟了,不會讓學院因為我而蒙受恥辱。」

  馬小桃此刻端坐在床上,閉著眼睛,蒼白的面容之上帶上了幾分決然,言少哲此刻回頭看著她這幅樣子他嘴唇動了動,但卻無法再說出什麼話語。

  馬小桃的面前很是決然,作為她從小到大的老師,言少哲明白此刻馬小桃的這個表情代表著她已經做出了自己絕對不會更改的決定。

  「但……」

  言少哲還想出聲,而下一刻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言少哲愣住了,這是自己老師正在呼喚自己的聲音。

  言少哲最後嘆息一聲,此刻這位九十六級的超級斗羅卻有些腳步虛浮的走出了這個密室。

  當門被關上,馬小桃也是睜開了此刻自己神采有些黯淡的眼瞳,她明白自己闖了大禍,邪火爆發的後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但現在……

  馬小桃沉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如今身體之中的邪火已經異常安定了下來,而小腹這個地方還傳來陣陣冰涼感,讓馬小桃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呢?

  馬小桃掀開自己腹部的衣物,露出白皙漂亮擁有好看馬甲線的小腹,而這一刻,馬小桃就看到了,在自己小腹的下方,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奇特的對稱冰龍印記……

  這就是那個學弟讓自己從邪火狀態下解除的那一招所留下的印記嗎……

  馬小桃的記憶逐漸清晰了起來,腦海之中慢慢的浮現了,徐川然為保護王冬兒朝自己衝來,然後對著自己轟出那璀璨銀河之拳的一幕。

  真帥氣,為了保護同伴以一個大魂師的姿態讓自己清晰了下來,如果沒有那一拳的話,或許自己還可能會傷害到那位昊天宗的在世傳人……

  那或許,等待學院的不僅僅是一位昊天宗強者的發難,而是整個昊天宗的憤怒,到時候,整個大陸都要因為自己而看史萊克的笑話。

  所以……馬小桃看著自己小腹上冰龍的印記……她能夠感覺到這個印記之中帶著對方的精神烙印。

  專注於這個烙印……馬小桃感覺記憶之中出現一個越來越完美的徐川然,那一拳的姿態越來越強大,心中漸漸的升起一種無法於其對抗的奇怪念頭。

  按理來說,這不是個好東西,一個魂師這視角眼裡自己的身上被別人下達了這種精神烙印,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可能趕快去把這個印記給消除,畢竟這種印記會隨著時間不斷加深,一旦錯過時間,想要拔除它的話極其困難……

  但馬小桃搖了搖頭,將掀起的衣服放了下來,此刻的馬小桃已經不在意什麼了,那一拳留下的印記,在馬小桃眼中也是變成了一個警醒。

  而且……回憶的時候,當再次從記憶之中看到那冰龍之拳,馬小桃甚至還感覺自己身體之中邪火也為之更加平靜下來……

  「把它留下吧。」

  ……

  而在海神閣之中,在那黃金樹之中,言少哲來到了自己老師的面前,此刻言少哲臉色有些憔悴,但此刻,在他面前的老者卻依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少哲,為什麼要怎麼悲觀呢。」

  溫和的嗓音出現,而言少哲則是頓時有些激動:「但情況確實是這樣啊!小桃她真的是抱著將對方殺死了的力道出手的!」

  「而且……對方要是醒過來的話,當得知道自己半年的時間將被浪費之後……我不敢想像一個天才得到這個消息後會是怎樣的反應……」

  言少哲此刻臉色難看,但他面前的老者卻是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

  「但尋常天才可不會為了別人而獨自留下來斷後,讓自己身受重傷,讓其他人安然無恙。」

  「放心吧,會好起來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