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交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是一雙叫人忍不住呵護的眼睛,如湖水般澄澈而平靜的藍色瞳孔此時此刻無聲地注視著他。

  她的臉頰沒有神采,更沒有生機,像是一片腐敗枯朽的森林,又像是一口渾濁的枯井。

  有一瞬間,芬頓仿佛幻聽到了她並不存在的聲音。

  來吧,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反正你把我帶回來,不正是這麼想的嗎?

  只要你...能殺了我,那你對我做什麼都無所謂。

  明明沒有血色的嘴唇都沒有張開,可那雙多愁善感,充滿著無數複雜情感的眼睛,卻隨著睫毛的抖動,向芬頓訴說她的心境。

  芬頓只能避開她的視線,他在此刻總算是明白了那些大貴族為何不惜掏空財產都要參加拉蒙的拍賣會,

  「我是芬頓,是這片土地的合法領主。我看見你在野外受了重傷,就把你帶了回來。在你身體好轉過後,我就聯繫你的族人,讓他們把你接回去。」

  她死寂的神色忽然抽動了一下。

  「但現在不行。」

  充滿希冀的目光轉瞬又消失,這個人類果然和其他人一樣。

  「因為我的城堡被包圍了,迦圖人,也是你們精靈的敵人,馬上就準備要血洗這個地方,我不可能浪費自己士兵的生命把你送回去。」

  是的,迦圖人!就是因為他們頻繁在山脈里出現,自己才會被命令去監視他們的動向,然後才會被那些卑鄙的烏木護手騎士埋伏,自己的同伴才會因自己的錯誤而死。

  是的,迦圖人!

  聽到精靈女孩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嘶吼,芬頓才可以斷定她的心智目前還健全,沒有因為發生在她身上的變故而瘋掉。

  那麼,就是有得談了。

  「那麼,我就坦白地說了,精靈,我救你是因為我有自己的打算。如你所見,我的封地完全和諾多精靈的活動範圍接壤,一直以來他們都受到你和你的族人侵擾。」

  「我知道你們和人類一直以來都有矛盾,但是我無意也沒有能力在中間調停,所以我想跟你們做一筆交易,這樣對我們雙方都有好處。」

  「我把我領地里最好的藥物用在了你身上,所以你也能看到我為了做這筆交易拿出的誠意。那麼,我希望諾多精靈以後再也不要攻擊我的領民,他們需要森林的產出才能活下去,他們不會拿太多東西,只要能活下去就足夠。」

  「而作為交換,我將保證在我的領地內,不會有想要對你們不利的人出現,並且,我以後會在第一時間向你們通告迦圖人的動向,讓你們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這是相當誠懇的態度了,浩浩蕩蕩的捕奴隊進出東部山脈,光是吃穿住行都會給當地給來可觀的稅收,更別提他們為了行事順利會拿出大部分錢財來買通當地貴族。

  用這個條件作為交換,就意味著芬頓要放棄這一部分收入,同時還會得罪這一批人,奴隸販子有可能心生怨恨從而煽動芬頓的上頭給他使絆子。

  比如說下次和別國開戰,估計讓他去最危險的地方執行偵查任務,或者讓他的人在攻城的時候第一個上。不論哪個都足以給脆弱的白鹿堡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他願意提供迦圖人的動向。

  諾多精靈不怕迦圖人,但是迦圖人同樣不怕諾多精靈,前者是因為技藝精湛力大招猛,後者是因為人多,人很多,人非常多,外加不要命。

  成群結隊的迦圖人集結起來,哪怕死掉一個部落都不惜幹掉一個諾多精靈的斥候小隊。

  這種根本不拿自己命當回事的作戰方式極為克制諾多精靈,因為他們與迦圖人相反,數量太少了,每死一個都要很久才能補上。

  一個人口紅利期的種族對抗一個低生育意願的種族,後者除非現在從上古時代留下來的棺材本里掏出來一台馬克沁,否則長久來說,敗局是註定的。

  所以如果有外力願意提供幫助,諾多精靈其實也並不排斥,他們自己也進行過諸多嘗試在人類世界進行活動,不過基本都以失敗告終,而目前唯一取得的成就也在幾天前被迦圖人揚了。

  負責充當諾多精靈中間人角色的奎格芬,就住在長河鎮,現在拼一拼可能還能湊出來一個人樣。

  所以,芬頓提出來的條件根本就無從拒絕,諾多精靈剛好需要重新找一個中間人,而芬頓則主動靠了上去。

  而他的要求,僅僅是不再攻擊他的領民。

  這很划算。

  精靈少女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很好,那等危機解除,而正巧我們又都活著,希望你能向你的族人傳達我的意思,合作愉快。」

  交談結束,芬頓沒有在臥室里久留,一是現在危機重重他要許多事情急著要辦,二是免得在裡面待太久了被人說閒話,要知道城堡里的傭人因為沒有什麼娛樂活動,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閒暇之餘編排大人物的緋聞,並津津樂道。

  芬頓還沒有結婚,而婚姻也是一個可以拿來交換利益的財產,如果自己婚前的聲譽受到影響,那那些注重自己名望的大家族就會把自己從合適的人選里剔除。

  吃過晚飯後,芬頓開始清點到目前為止他們的防守力量。

  防禦工事還在加班加點的修築,到現在白鹿堡已經修好了五架拋石機,拋石機放在城堡內部,有城牆阻擋迦圖人就無法辨別拋石機的具體位置,只能靠抽獎,而芬頓有著防守占據制高點的優勢可以精確打擊對方的攻城單位。

  職業士兵一共有70人,都是由塞西爾一手訓練起來的,戰鬥素養肯定不用擔心,他們負責作為救火隊員的角色,在民兵快要守不住城牆的時候去堵住迦圖人的攻勢。

  民兵包括半農耕半訓練的和完全沒有收過訓練的農夫,他們是這場守衛戰的主力。要是放他們到平底上和迦圖人作戰,那肯定是一個衝鋒就被殲滅的炮灰,但是作為防守方,只有雙手健全能夠丟石頭,那他有可能殺死最精銳的具裝騎兵。

  而且由於芬頓個人一直沒有什麼不良嗜好,每年的稅收他都用在了修繕水利設施和維護購買軍械上,所以民兵的士氣高昂,裝備也很不錯,幾乎和大型城鎮的衛兵相當。

  而民兵一共有三百人,哪怕他們只要一個人殺死一個迦圖士兵,就足夠。芬頓不需要打出多麼漂亮的戰績,只需要讓迦圖人知道,攻陷白鹿堡,他們獲得的東西遠遠不夠彌補他們的損失,那他們就會考慮撤軍。

  至於剛剛加入的烏木護手騎士,他準備把他們當做殺招使用。

  困守孤城是坐以待斃的行為,想要取勝,必須要主動出擊。

  比如說,裹甲銜枚,夜襲敵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