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攻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臨近休息,芬頓還換上鎧甲到城牆上巡邏了一圈。

  情況果然不容樂觀,視野的盡頭裡,他已經可以看到不斷有高大的林木被砍伐,迦圖人的主力馬上就要到了,前鋒部隊正在加緊製作攻城武器。

  之前攻陷長河鎮時用的攻城武器,他們肯定都就地銷毀了,那東西太過笨重,根本不可能帶走,只能臨時製造。

  光是芬頓在城牆上巡邏的這段時間,就有差不多十棵巨木被砍伐,這代表起碼有兩台配重型投石機會在兩天後登場。

  而白鹿堡所在的山脈,最不缺的就是高大樹林。

  不過配重型投石機的威脅倒也算不上太可怕,即便城牆被砸出來洞口芬頓也有信心把迦圖人打退。

  白鹿堡的地形險要,只有一條狹窄的山路可以出入,戰場寬度就那麼點,迦圖人就算人再多也鋪不開,所以芬頓甚至可以做到在局部戰場內占有人數優勢。

  吩咐好值勤衛兵保持警惕,芬頓準備回去休息。

  這個時候他看見黑夜裡有人在往城牆靠近,於是他揮揮手打聲招呼讓對方上來。

  「菲利普先生,這麼晚了您不休息嗎?」

  菲利普穿著他那身渾身漆黑沒有標記的甲冑,只走了幾步就從城牆下面上來,「您不也一樣嗎,大人。被一群強敵包圍的時候,睡不著才是應該的。畢竟是接下來可能把命丟下的地方,我需要熟悉一下城防地形,哪裡是最佳的射擊點,哪裡最容易被突破。」

  「恐怕我得拒絕了,菲利普先生。」

  菲利普的眼神頓時變得很難看,他沒想到這個敢於把他們放進城堡的年輕貴族,本質上居然和那些腐朽的老一輩一模一樣,不知變通。

  除非付出血淋淋的代價,否則絕不輕易容許發生變革。他害怕於自己知曉了他的城防布置以後再透露給別人,可是他就不想想,如果現在不把一切有利因素都利用起來,還可能有以後嗎?

  「大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騎士先生。」芬頓擺擺手,「我很樂意與你分享我在城防上的知識,但是我必須拒絕你們在城牆上作戰的要求。你們是迦圖人意想不到的一支奇兵,必須在最關鍵的時候出手,在此之前請務必養精蓄銳。」

  菲利普怔住了,原來倒是自己把別人想得過於不堪。

  菲利普垂下頭表示歉意,接著在芬頓的帶領下熟悉城牆的設施。

  隨著熟悉程度的不斷加深,菲利普從一開始的這個年輕貴族腦袋裡究竟裝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兒,逐漸變成了好像有點東西啊,最後居然有一種想要向他求教的衝動。

  但礙於面子以及對方的身份,他最終還是沒能開口。

  白鹿堡和他印象里的城堡都截然不同,唯一的共同點或許只有都是用石頭搭建。比如說,城牆的角落被改建後向外突出,整體看起來就像是......星星?

  沒錯,就是星星。可為什麼他會這麼改建自己的城堡?總不能是為了美觀這種胡扯的理由吧?

  但隱隱的,菲利普總能從這種奇特的城牆設計上感受到其背後高深的幾何學。

  雖然他的確不懂這個,但他大受震撼。

  在一個垛口前,芬頓忽然駐足,讓菲利普往下看了看,「或許你注意到了,白鹿堡的城牆不算高。」

  「確實。」

  那何止不算高,簡直就是想要自殺的高度,要是迦圖人有足夠的不怕死且強壯無比的勇士,他們甚至搭幾次人梯都能搭上來。

  不過這倒沒什麼,菲利普在白天進城前就注意到這一點了,雖然白鹿堡的城牆很矮,但是圍繞城堡挖掘的壕溝卻非常深,這等於變相增加了城牆的高度。

  「但我還是不理解,如果城牆繼續堆砌高度,那不是更有利防守嗎?挖掘壕溝和城牆修高並不衝突。」

  「其實是衝突的。」芬頓耐心解釋,「城牆越高,在攻城武器面前就越容易塌陷,所以我寧肯削減高度,也要增加厚度。」

  厚度?菲利普仔細一看,果然比普通的城牆厚了兩三倍有餘。

  為...什麼?普通城牆的厚度明明已經阻擋投石機的拋射,那他修建這麼厚的城牆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即便這麼厚的城牆,也有什麼東西可以把它轟開嗎?

  「你再看這裡。」

  順著手勢看去,菲利普發現城牆表面似乎覆蓋著什麼東西,他伸手一摸,人生閱歷告訴他這是黏土。

  「我讓工匠在城牆表面都突破了黏土,這樣可以減少被投石機砸中後城牆受到的衝擊,還能防止濺起的碎片傷到士兵。」

  久經沙場的菲利普說不出話了,這是他此前從未考慮過的方向。

  「迦圖人要吃苦頭了。」

  這是菲利普的唯一念頭,這是一個絕不可能失陷的城堡,他們能受到這座城堡直到老死。

  但是菲利普還有一個想法沒敢說出口,他從芬頓的城防設施里看到了恐懼。

  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他不惜花重金也要如此加固複雜的城防?

  他不敢多想了。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到快整整一個星期,迦圖人和預想中迦圖人的在城牆下的潰敗都沒有出現。

  城堡里反而陷入了混亂,被包圍是一回事,被人包圍宛如隨時可以拿捏的獵物玩弄又是另外一回事。

  被動挨打,不知道戰爭何時會降臨的壓力開始蔓延在守城士兵心中。

  一開始昂揚的鬥志也在一天天不知道是否會死去的守夜中逐漸消散。

  幸好,在士氣崩潰之前,迦圖人終於來了。

  戒嚴的敲鐘聲迴蕩在城堡里,芬頓在一片慌亂中來到了城牆上。

  即使是在蕭瑟的寒冬中,芬頓依舊感受到憤怒升騰讓他的皮膚變得滾燙。

  他明白了迦圖人寧願等待這麼多天,哪怕需要面對隨時可能支援而來的,烈獅境第二波精銳的援軍。

  視野內,他看到了浩浩蕩蕩的人。

  不是迦圖人。

  是一群飢餓,筋疲力盡,精神瀕臨崩潰的人。

  他們來自長河鎮。

  他們要來攻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