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芬頓不由得捏緊了拳頭,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裹挾平民攻城的場景。

  以前潘德大陸諸國的戰爭,即便再殘酷再血腥,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因為勝利者要統治潘德,如果人力都被打光了,他統治誰?所以他們會最起碼保證地在表面上保護民眾的權力。

  自然包括生命權。

  但是迦圖人不需要,他們的老家在海外的古巴克斯帝國,他們知道自己統治不了也不需要統治這裡,所以人口對於他們而言只是工具。

  工具嘛,用壞了也就用壞了,再找新的就是。

  秉持著這樣的態度,迦圖人在把長河鎮市民變成一無所有者後,還打算借他們的腦袋用一用。

  與攻城器同時搭建起來的,還有一口口巨大的鍋,裡面烹煮著粥。

  迦圖人要做什麼芬頓當即就明白了,一群餓到極點的人,願意為哪怕一片麵包甚至一粒米拼命。

  他們要扛著土堆來填壕溝,或者用他們自己填壕溝。

  城牆邊上忽然傳來了騷動,芬頓走不開,讓塞西爾把消息給自己帶回來。

  幾分鐘後,塞西爾一臉陰鬱地回來了。

  「有一個民兵,他看見自己的家人在那群人裡面,他想要跳下去帶親人回來,被旁邊的人拉住了,現在在那哭。」

  「帶他下去,給他食物和水,關起來,別讓他和其他士兵接觸。如果他執意要離去,那就讓他明白當逃兵的代價。」

  芬頓淡然下令,心裡沒有任何負擔。他自認為對自己的領民沒有任何虧欠,從不徵收任何多餘的稅款,還自己出資修建對耕作來說極為重要的水渠堤壩。

  他已經在當前這個他無法改變的社會體系下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如果有領民仍然不願意為包圍他自己的生活生命而出力......

  芬頓只能儘可能做到不執行最後也是最不願做的事情。

  一切都看他自己。

  「大人,要我說您還是太仁慈了,如果我們騎士團的扈從敢在大戰在即的時候擾亂軍心,那他馬上就會死在我們的手下。」

  菲利普也一身戎裝站在了芬頓身旁,雖然他話是這麼說,但其實他心裡也不知道怎麼做最好,無論殺不殺那個崩潰的民兵,都會降低己方的士氣。

  只能說迦圖人的辦法太過陰險,完全就是無可避免的陽謀,你只能硬著頭皮吃下他帶來的苦果。

  當然也要怪長河鎮的人都是一群廢物,坐擁堅固的城防還有龐大的人口,居然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裡就被攻破了,號角召喚騎士團果然不如烏木護手騎士團。

  「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說什麼都沒用了,想想接下來該怎麼作戰吧,毫無疑問那些市民會成為迦圖人攻城的第一波攻勢。」

  芬頓絲毫不擔心這些手無寸鐵的市民能夠對他的城牆造成任何傷害,他擔心殺死這些人會給守軍帶來心理上的重創。

  決定戰爭走向的從來都不是武器,而是人。

  軍心散亂,哪怕他們據守的是由芬頓主持改造後的,擁有可以抵禦多重火炮設計的白鹿堡,也容易不戰自潰。

  「塞西爾,你覺得該怎麼辦?」

  老兵給出了他的答案,「重賞,每殺死一個市民都給予賞賜,這樣他們的愧疚就會蕩然無存,正相反,還會爭先恐後想要殺戮攻城的市民。」

  芬頓愕然,菲利普則極為認同的點頭附議。

  「仁慈是一個元帥所必須唾棄的髒東西。」塞西爾適時提醒芬頓,「事後,即便是國王陛下都不會責怪我們,這是戰爭中必要的犧牲。」

  這些必要的犧牲來得很快,在芬頓猶豫的片刻他們就開始賣力地填充壕溝。

  士兵甚至還沒有等到來自芬頓的命令,就主動朝市民射擊。

  固然心中有愧疚與不舍,但他們自己更想活下去,而這些市民越是賣命的想要活下去,就是越不讓他們這些守城的士兵活。

  既然你不想讓我們活,那就請你們去死。

  一開始零零散散的射擊很快變成了猛烈的箭雨,大量屍首滾落到壕溝中,近在咫尺的死亡的恐懼戰勝了飢餓,在付出大量傷亡後,成群成群的市民丟下土堆往後撤退。

  然而,迦圖人的箭也很鋒利,潰退的市民成片成片如被收割的小麥那樣倒下。尚未死去的人在血泊中嚎哭咒罵,芬頓看到有孩子在無人站立的死域中迷惘地走著,翻開一個又一個屍體尋找他的母親。

  「只有成功把土堆丟進壕溝里的人才能夠活著回去。」菲利普平靜地說,他已經見怪不怪這種場景了,他第一次看見這種場景的時候還是他小時候,主人公正是他自己,「接下來市民會更加賣命地填充壕溝,因為他們不一定會死在我們手裡,但卻一定會死在迦圖人手裡。」

  芬頓沉默了一會兒開口,「有什麼破解的辦法嗎?即便不打算救他們,但這也會憑空消耗我們的箭矢儲備。」

  「很遺憾,大人,無解。我們的兵力太少,光是站滿城牆都很勉強了。」塞西爾搖頭否認。

  「而且您也別考慮把這些人放進來,一是會增加糧食消耗,二是無法辨別有沒有迦圖人混在裡面一起衝進來。」菲利普補充。

  局面擺在這裡,就是這麼糟糕。

  其實塞西爾和菲利普拼命向芬頓所說的,他其實都懂,他受過的教育可能比城堡外面的,裡面的,所有人打包綁一塊兒加起來都多。

  他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絕不可以懷有一個聖母的心態。

  但是真的親眼看到這宛如地獄的場景時,又有誰能不心生憐憫。

  只要不是反社會人格,總歸是會有不忍的。

  芬頓深吸一口氣,而後又長長地呼出,他已經做出了決定。

  「把存放的箭矢都搬上來,傳令下去,每當有一個可以核實的軍功,就可以免稅一個月。」

  塞西爾按芬頓的命令照做,所有士兵都分到了充足的箭矢,還有了一顆正在瘋狂跳動的心。

  下一波攻勢,他們將毫不憐憫。

  這就是芬頓做出的決定。

  要想保護好無辜的人民就必須要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人民想要活得安寧也需要一支強大的軍隊。

  如果不想此情此景再次上演,那就更需要一支強大的軍隊,在敵人危害到他們之前先一步將其剷除。

  自己,還是太弱小了。

  芬頓從未如此強烈地渴望過想要變強,不僅僅是他自身,他更想要自己麾下有一批強橫的部隊。

  指望諾多精靈,倒並非是不可能,但是時間等不及,光是向他們請求和平都異常困難,要取得他們的信任那得要等到什麼時候?自己又不是和那位預言之子一樣有著精靈血統。

  而眼下,正好有一支在整個潘德大陸都算得上強大戰力的組織就在自己的身旁。

  「菲利普先生,我有件事想和你談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