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騎士團的構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河鎮市民的第二次衝擊壕溝行動宣告失敗,除了留下一地屍體外,還留下了成堆叮噹作響的金幣。

  職業士兵不需要免稅,所以他們直接從領主的金庫里拿到了一口袋一口袋的金幣。

  都是芬頓省吃儉用從牙縫裡省出來的,他之前是一分錢都不敢亂花,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

  不論是填溝還是打擊白鹿堡守軍的士氣,迦圖人的目標都沒能達成,所以他們也放棄了,第二波僥倖從守軍手下存活的市民這次成功領到了食物。

  為了爭搶食物,在他們的營地里還爆發了不小的爭鬥,許多人因此身受重傷,迦圖人也懶得管,要是有人死了就讓人找個地方埋了。

  統領整個大軍的軍閥,第一次見到游騎口中提到的奇異的城堡,他心裡一閃而過一種不妙的預感,然後很快為自己這種沒來由的過分小心警惕感到一陣發笑。

  沒有人可以抵擋迦圖大軍,長河鎮不行,號角召喚騎士團不行,烈獅境的野戰部隊不行,而這座小小的城堡,更不行。

  迦圖軍閥本來打算對白鹿堡不管不顧,畢竟反正只是一座微不足道的城堡,自己不去攻打他們那是對方的幸運,他們更不可能主動出城阻攔自己撤退。

  但是,白鹿堡是到目前為止,他所碰到抵抗態度和抵抗強度都最為堅決的。

  這次進攻,迦圖人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走更北方的平坦的平原道路,而他這一部分則翻山越嶺來到這裡。

  就是擔心如果進攻守衛烈獅境最東方的勇盾堡不順利,那他們就圍住勇盾堡不讓裡面的人出來,讓自己這一部分深入烈獅境洗劫長河鎮。

  如果反過來,那就鎖住白鹿堡,從勇盾堡方向進攻。

  但是出乎他們所有人的預料,勇盾堡的領主看到迦圖人大軍壓境直接選擇了投降,本以為會爆發一場血戰的地方居然被他們零傷亡通過。

  不過迦圖人並不感謝這位識大體的領主,因為他們只需要糧食,所有人口都是累贅,因此自以為最大程度保全實力的領主正在沾沾自喜的時候,同樣開心快樂的迦圖人把他丟進了麻袋裡,讓人馬具裝的騎兵踩在麻袋上面一遍又一遍來回。

  直到他變成一灘泥。

  迦圖人厭惡懦夫。

  化作一灘泥的領主,他的命沒了,領地也沒了,領民被殺光丟在了田野里,他們將會滋養來年的土地。

  至於長河鎮,也就那樣吧,有像模像樣的抵抗,但廢物東西更多,一登上城牆他們就開始潰逃。

  以至於整場戰鬥結束後,一清點傷亡,他們發現給他們造成損失最大的地方居然不在長河鎮,而是一個從未聽說過的堡壘。

  從那個方向衝出來的騎兵,對迦圖人的游騎造成了大量殺傷,他們憑藉悍不畏死的勇氣甚至一度衝擊到游騎各個部分失去了聯繫,其中有一個人的表現極為令人震驚,他面臨將近一百人的包圍居然擊殺了超過半數的游騎,成功突圍後還在山嶺里與游騎周旋,近乎殺光另一小半游騎。

  因此,迦圖人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座堡壘以及這座堡壘里的人。

  他們是截止目前,唯一敢於且有能力擊敗迦圖人的對手。

  必須,必須要把這種尚且有勇氣還有卓絕武力的人扼殺,徹底打斷烈獅境東部貴族的脊樑,如此這樣,他們以後再缺糧,再來烈獅境,就像是回到另一個家。

  沒有人敢阻攔他們。

  這個堡壘,必須被夷為平地。

  無論付出何等代價。

  軍閥的命令傳下去,迦圖人自家的部隊行動了起來,早已等待多時的配重型投石機即將顯示出它的恐怖威能。

  來自長河鎮的工匠和設計設改進了投石機,現在它的拋力,裝填速度都要遠超從前。

  只是一個堡壘罷了。

  只要投石機開始攻擊,一切都會在下一刻結束。

  迦圖軍閥笑著望向白鹿堡,一直從白天笑到黑夜,他終於笑不出來了。

  「讓工匠上來給我看看,是什麼一回事!」

  與迦圖軍閥的情緒失控不同,白鹿堡內部的談話則以雙方各取所需的愉悅結果告終。

  芬頓迫切想要提升麾下士兵的實力,但一直苦於沒有特殊的訓練方法。

  在潘德大陸,只有騎士團才能培養出最優秀的戰士,無論一個人有自身有多麼強悍,經受過何等苛刻的強化訓練,都不可能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戰勝一名騎士團出身的騎士。

  這不科學。

  所以這是魔法。

  芬頓推測,每一個騎士團都有獨屬於自己的有強化效果的魔法,但是這是一個低魔世界,魔法的知曉程度非常低,幾乎沒有流傳在大陸上的魔法可供學習。

  那就意味著,想要學習魔法,就必須加入騎士團。

  但加入騎士團的要求非常高,首先你需要一名有名望的大貴族做擔保引薦,然後成為扈從經受慘無人道的高強度戰鬥,百戰餘生後才有資格參加晉升正式騎士的考核。

  對於芬頓而言,他最容易加入的騎士團其實應該是獅騎士團,也就是烈獅境王國的國立騎士團。

  但是他的這條路在第一步就走不通了,便宜老爹死得早沒給他積累下什麼人脈,有名望的大貴族不樂意給他一個鄉下人引薦。而且他自己也不樂意加入獅騎士團,因為這個騎士團的風評一向不好。

  哪怕人均屠夫的烏木護手騎士團都比獅騎士團招人待見,雖然他們手段狠辣了一點,但那是針對諾多精靈的,對普通人他們可不是這個態度。

  而獅騎士團......一直把發揚「借老鄉人頭領個軍功」的精神為己任。

  芬頓給菲利普提出的條件是,用他們的方法訓練自己麾下的士兵。如果可能芬頓甚至考慮出錢購買他們的魔法,就算烏木護手騎士團不賣也沒關係,總有缺錢缺到走投無路的騎士團。

  比如說某獅鷲......

  菲利普對芬頓的要求欣然應允,他毫不猶豫答應幫助培養芬頓的士兵,雖然最後還是婉拒了出賣訓練方法。

  菲利普的爽快在芬頓的意料之內,除了獅騎士團仗著自己是國立騎士團到處亂來以外,其餘騎士團大多數都是要點臉的,他們也需要積攢威望,從而讓更多的年輕人加入他們的騎士團。

  而烏木護手騎士團一直被烈獅境定性為非法組織,長久以來都無法在烈獅境內自由開展活動,以至於堂堂頂尖騎士團進入烈獅境都要偷偷摸摸,還要抹去他們盔甲上引以為傲的騎士團標記。

  所以芬頓的提議就等於給烏木護手騎士團打開了烈獅境的大門,從此以後他們就可以樂此不疲地挖獅騎士的牆角。

  至於芬頓此前和精靈少女達成的要求,他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反正言而總之,他的打算就是在他的領地里大家都別打架,要打出去打,打完了自己記得埋。反正烏木護手騎士團的人又不會把這幾個字寫在自己的臉上,而精靈只要換一身嚴實的衣服別人也看不出來。

  總不可能烏木護手騎士還能聞出味兒來吧。

  「對了,大人,我從您身上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請問這座堡壘里是養了一隻精靈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