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遭到陷害(第三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回到風鈴街,芬頓就收到了來自薇薇安的見面大禮。

  有人在他的臥室里放下了一封從宮廷中抄錄出來的信件,信件內容全部用密語寫成,現在已經被翻譯成了普通的語言。

  薇薇安展現出了她對於這次結盟的誠意,毫無保留地向芬頓暴露了她目前擁有的勢力。起碼在烈獅境那個最頂尖的圈子裡,有效忠於薇薇安的人可以參與到其中,那個人甚至就是在會議正在進行的過程中小心翼翼把內容記錄下來的。

  因為這封信件的字跡實在潦草至極乃至於墨跡都尚未完全乾涸,完全可以看出寫信人當時何等焦急不安的心境。

  而目前薇薇安能夠拉攏到的勢力只能是如同芬頓這樣的青年才俊,知道這個信息幾乎就能鎖定潛伏於那個本就狹小圈子的內鬼。

  「魯道爾抵達烈獅城,他帶來了足夠的證據,芬頓要倒霉了。我建議你立即停止對他的拉攏。」

  念完信件上的內容,芬頓頓時感覺到一陣頭大,魯道爾這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啊,本以為他前段時間在自己手裡吃了暗虧就會消停下來,沒想到他居然是一直在憋著陰招。

  「哇哦,公主殿下對你還挺不錯來著,這麼重要的消息居然直接就擺給你看。」維姬卻突然嘆了口氣,一副可憐芬頓的樣子,「可惜她摟著你抱的時候心跳都沒有半點變化,不然你就可以嘗試一下入贅流的玩法——啪,我不裝了,我攤牌了,區區烈獅境彈指可滅!」

  芬頓被維姬的言論逗樂了,「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小說,那作者真這麼做了大概會被讀者堵門吧。」

  現實的情況遠沒有維姬半開玩笑的語氣那麼輕鬆,薇薇安已經向芬頓展現了她的誠意還有勢力,那接下來芬頓就要反饋給她自己的能力了。

  他必須要在魯道爾把所謂能夠扳倒自己的證據公之於眾前,把他們處理得乾乾淨淨。

  人工智慧小姐忽然覺察到一丟丟的不妙,因為芬頓的眼神不是很友善,「幹嘛?」

  「你知道阿薩辛嗎?」

  ......

  深夜時分,巡邏站崗的衛兵都睏倦到極點的時候,芬頓還有他的阿薩辛小姐一同潛藏在了魯道爾住宅的花園裡。

  有這樣一個拳打希臘銳眼鷹,腳踩威倫蘿蔔馬的人工智慧,想要探明一個人的住宅實在不是個什麼難事,不過幾十分鐘的時間,維姬就把烈獅城的豪宅都挨家挨戶串了個遍。

  如果不是這損貨喜歡看吃瓜環節和付費內容,這個過程還能再縮短將近一半。總之經過今晚,芬頓心裡對烈獅境貴族男性的時長平均數中位數還有極值,大概都有了個譜。

  反正就,挺令人擔憂的。

  魯道爾同樣居住在由王室提供的住宅內,並且他還被允許帶領自己的私兵進入城池,這裡的守備力量居然出奇的森嚴。這再次證明了薇薇安消息渠道的可靠性,魯道爾絕對帶來了什麼足夠轟動性的證據。

  這些衛兵做夢都想不到,會有人能在他們扭頭視野重疊的幾秒時間裡完成一次潛行。當然也不是沒有實在過不去的地方,這個時候就需要維姬閃亮登場了,一片漆黑的環境裡她躲在一個角落裡撲靈撲靈閃起來,具有趨光性的衛兵很難不離開崗位去看看是個什麼玩意兒。

  有維姬的帶路,再加上自己不俗的身手,芬頓此時此刻有如歷代刺客大師顯靈附體,硬是在重重監視之下順順利利摸到了住宅的牆邊。

  翻窗進入房屋內部,外掛帶來的透視和小地圖讓芬頓很快就找到了住宅中不尋常的地方。

  「魯道爾在二樓臥室里,地下室里有人特別特別多,那裡應該就有他帶來的證據。」在腦內加密頻道,維姬傳來了剛剛探查出來的訊息,聽她那有點興奮的語氣,大概率又看了一會兒付費內容。

  「地下室人太多,而且沒有可以潛行進去的地形。」芬頓思忖著,他的腦海中逐漸浮現出了一個計劃。

  「維姬,你知道伽椰子嗎......」

  半分鐘後,從二樓魯道爾的臥室里,傳來了一陣慘絕人寰的尖叫,那慘叫聲刺破了夜幕,通過了一層層建築群,從烈獅城最中心的宮殿到地底的蜘蛛夫人,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來自可憐魯道爾爵士的叫聲。

  值勤的衛兵都因為聽到了這陣響動而從四面八方往這裡趕來,更別提魯道爾帶來的私兵,那叫聲直接讓他們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要是魯道爾出了什麼岔子,他們下半輩子就算要交代這裡了。

  所以在只留下一個人繼續看守地下室以外,所有私兵都趕往了臥室。

  由於擔心魯道爾的安危,他們來不及多想直接踹開房門。

  「出去!出去!給我出去!」

  忠心耿耿的私兵在一片叫罵聲中被驅趕了出來,最前面的人還迎頭被砸了一個花瓶。

  「進來!你們進來!」

  侍女們躲在了床被裡,魯道爾此時也穿上了睡衣,不過雖然披甲執銳的戰士就站在魯道爾面前,但他還是沒能感受到任何安全感,即便是現在他依舊止不住地發抖,剛剛出現在他眼前的那個東西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那是幽靈?不...絕不。幽靈只不過是一群軟蛋死後形成的東西,沒有腦子沒有記憶只知道重複生前的某種動作。

  但那個東西,那個東西,才不是什麼人畜無害的幽靈。

  它渾身濕漉漉的,滴答著不知道是血水還是什麼別的玩意兒,它的皮膚蒼白又僵硬,像是在漂有浮冰的河流里浸泡了幾個月。

  明明身在半空懸浮著,頭髮卻宛如活物一般肆意生長,一丁一點兒鋪滿整個房間,像是要用頭髮組成的海洋將他淹沒。

  最恐怖的是它的瞳孔,但那玩意兒又怎麼能叫瞳孔?碩大的眼部占據了臉龐的三分之一,裡面卻空空蕩蕩沒有任何東西,黢黑一片,恍若有深淵隔著那雙眼睛凝視著他。

  這是惡靈。這妥妥是惡靈!該死!這座住宅以前究竟招待過什麼人,以至於他們離去後惡靈至今糾纏於此不肯散去!

  不...不對!這個惡靈是衝著自己來的!這個惡靈絕對是因為自己而誕生的!

  「大人,請問是有刺客嗎?」等到魯道爾情緒穩定後,私兵才敢開口問詢。

  「刺客?你覺得我身為堂堂獅騎士我會害怕刺客?」魯道爾捂住嘴,試圖不讓下人看見自己的驚懼,「是惡靈,去請獵魔人來,快點!」

  「明白。」

  命令一下達,立馬就有人出去傳遞消息,但獵魔人收拾東西趕過來肯定需要時間,因此忠心的私兵再次開口,「大人,要不您去別的地方避一避,這裡就交給我們看護。」

  魯道爾疲憊地搖搖頭,「不,那個惡靈顯然是沖我來的,我就在這裡,它也哪都不會去。免得待會獵魔人來了再到處找它。」

  私兵們面面相覷,無話可說,既然主人都這麼硬漢不肯離去,那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陪魯道爾在這裡和惡靈待著。

  「對了,大人,地下室里的東西,是不是需要再派些人下去?」

  「你還擔心他逃跑了不成?不過就是一個奴隸販子,只有長了豬腦子的蠢貨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一個毫無價值的渣滓嗎?難道你想說我的腦子還不如豬腦子是嗎?!」

  魯道爾果斷拒絕。

  (有沒有大佬知道新版網站,人氣連載中推在哪個位置?我怎麼找不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