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伽椰子(第四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地下室里,長了豬腦子的芬頓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

  不過發出這麼大的聲響也無所謂了,現場唯一一個負責看護的倒霉蛋兒已經睡得酣暢淋漓,那一悶棍下去,想醒過來估計就有點難了,得看他有沒有一個在遙遠家鄉等他回去結婚的姑娘。

  地下室里點燃著火把,借著火把的光芒芬頓找到了這裡看起來價值最為貴重的箱子。

  打開一看,芬頓和此前魯道爾爵士一般感受到了徹骨的涼意。難怪薇薇安安插的內鬼力求她與自己切割乾淨,原來魯道爾真的找到了足夠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的東西。

  箱子裡面裝載的不是貨物,而是一個人,一個芬頓認識的傢伙。

  當初正是他帶走了自己圈養的獅騎士。

  現在這個奴隸販子顯然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他渾身上下找不到一處完好的皮膚,顯然除了皮鞭火鉗以外,還有什麼有極強腐蝕性的液體在他身上流淌過。

  芬頓扯開了奴隸販子嘴裡的布,好讓他能夠正常呼吸,不過沒有摘下蒙眼的布,他還有問題要問。

  「放過我!放過我!拉蒙,拉蒙你們肯定認識吧!我是拉蒙在烈獅境的全權代理人!放過我,我會給你們很多錢!求求了!」

  他聲淚俱下地哭求,「先生們,我只負責交易啊,只管把人從一個地方帶到另外一個地方,至於他們如何淪為俘虜的事情我一概不會過問的,我真的不知道白鹿堡的領主有沒有勾結迦圖人!」

  「但是!但是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出庭作證!我可以咬死就是他!交易契約在我這裡,他逃不掉的!放過我!求求你們了!」

  聽完這句話,芬頓的眼神瞬間就冷了下來,他之前頂多以為魯道爾是在憋壞招,沒想到他是真的想讓自己死。

  勾結迦圖人,要是坐實了那就是叛國罪。雖然這個年代普遍還保存著對貴族的體面不會下死手,烏爾里克至多把自己流放到其他國家,但一個以軍功起家的實地貴族一旦失去了領地,那與等死無異,仇家會一個一個紛至沓來。

  而且這完全是毫無根據的污衊,整個迦圖人入侵的過程中只有自己抗住了壓力,讓迦圖人不得不把軍力集中在已經被打爛的東部。如果那時候自己和白鹿堡沒能頂住,那迦圖人甚至可以嘗試深入到烈獅境的腹地,那時候造成的損失可遠不止長河鎮淪陷那麼簡單。

  所以自己東境英雄的榮譽從各個方面都來說的確是名至實歸,如果連自己目前的身份都能被污衊勾結迦圖人,那直接投降的勇盾堡又算什麼?

  可是,偏偏魯道爾就是有那個能量把這個誹謗污衊變成事實。奴隸販子手上有自己交易的契約,那裡面就有太多文章可以做了。

  為什麼芬頓你要和魯道爾鬧矛盾?為什麼你要俘虜這些忠心為國王征戰的獅騎士?你是不是意圖繼續削弱烈獅境東部的實力,好打算為迦圖人下一次入侵做準備?

  甚至如果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推,自己東境英雄的稱號都要打一個問號。憑什麼迦圖人連長河鎮都能攻陷偏偏沒能攻克小小的一座白鹿堡?很難不讓人懷疑你這是在和迦圖人演戲!

  「是我小瞧你了啊,魯道爾。」

  芬頓心中難免慨嘆,魯道爾絕不可能是一個無能的廢物,事實上能坐到他那個位置的人又怎麼可能是廢物。

  他甚至不惜用珍貴的獅騎士作為誘餌欺騙自己上當!這也能反面證明當初他為什麼敢把數量本就不多的獅騎士分散開讓自己各個擊破。從一開始,他就在給自己下套,他知道一旦自己俘虜了獅騎士,絕對會找來奴隸販子販賣掉他們。

  而一旦簽訂了契約,自己就完完全全咬鉤了。

  好險,自己差點就被這個人傲慢自大的偽裝騙了過去。

  不過既然現在自己知道了這一切,那他就絕對可以再來一次絕境翻盤。

  「這裡是維·伽椰子·姬,芬頓聽得到嗎?」腦內頻道又一次響了起來,維姬那邊聽起來身心愉悅,似乎嚇唬人的惡趣味行徑讓她樂在其中。

  「魯道爾把獵魔人請來了,我接下來要做什麼?要不要配合他們演一演?」

  「陪他們演,能拖多久拖多久,維姬你最好在各個房間都出現一遍,如果有什麼不利於魯道爾的發現就立即告訴我。」

  「不利的發現?」維姬檢索了一會兒內存,「他嗑藥嗑得很嗨算不算,我覺得這人精神不太正常,你想啊,但凡是個正常人看見有幽靈出現是不是該跑啊,可他嗑藥後居然就坐在屋裡一動不動盯著我。」

  嗑藥?腦子不正常?還有他這麼勇的嗎看見幽靈居然一點都不害怕?

  等等。

  「維姬,你描述一下那種藥的特徵。」

  「我看看啊,尖細的長葉子,棕褐色...味道的話你不在這我查不出來,要不你上來嘗嘗?」

  尖細...長葉...棕褐色...

  有戲了!

  思緒在一瞬間連接,恍若神明啟迪一般,芬頓腦海中頓時出現了能夠反制魯道爾的手段。

  他解開奴隸販子的眼罩,後者逐漸恢復視力,認清自己面前的人是誰後,一度陷入了自我懷疑。

  「就是我,芬頓,你咬死要陷害的那個人。」

  「大人,我......」

  「聽我說。」芬頓示意他住嘴,「你這次被捕,導致拉蒙在整個烈獅境的產業都受到波及,我相信這是你絕對無法承受的。」

  奴隸販子悔恨地閉上眼,認栽地點點頭。

  「而且即便你做了偽證,魯道爾和烈獅境也不會放過你,因為我的罪名一旦坐實,你就同樣會以勾結迦圖人的罪名處以極刑。」

  是的,這是事實。奴隸販子很清楚自己作偽證的結局,只是比起現在自己遭受到的折磨,他寧肯早點痛快的去死。

  不過,芬頓的出現,讓他意識到事情或許還有轉機。

  「按照我說的做,我保證你能夠活下去,並且拉蒙之後還會重新重用你。」

  是生是死,是榮華富貴還是熔化成鬼,芬頓相信他很容易做出這個抉擇。

  很快,奴隸販子同意了他們的合作。

  將箱子蓋上,把一切恢復原樣後,芬頓悄悄地來又悄悄地離去,不留下一片雲彩。

  幾分鐘後,叮叮咣咣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接踵而至,幾乎就與芬頓擦肩而過。

  為首的人一身聖潔的銀白,讓人一眼上去就覺得這人很貴很值錢,但就是無法與神神叨叨的獵魔人形象聯繫在一起。

  因為這個人壓根就不是獵魔人。

  「大師?為什麼您會來這裡,地下室是很私密的地方,沒有魯道爾大人的同意我很難讓您進去。」

  私兵一臉為難,他也是滿肚子苦水,好不容易跑遍全城從酒館裡找到了這個自稱能夠驅邪的傢伙,但他一進屋居然連魯道爾都不見一面直接就往地下室走。

  地下室那是能隨便去的地方嗎?就算能去,別人誰都能去,就這樣一身白特能反光的傢伙不能進去。

  大師不算年輕的面容上滿是為了正義願意赴死的慷慨表情,他怒視私兵一眼,「吾等受正義女神阿絲塔利亞的指引,一聲以消除異端,惡魔,邪教徒為己任,絕無法多容忍一秒邪惡在這裡猖獗!」

  雖然大師的義正言辭的駁斥讓私兵羞愧得無話可說,但他還是鼓足勇氣問了一句,「但似乎幽靈不在您的業務項目之內?」

  「哦......」大師沉思片刻,繼而開口,「這是吾等黎明騎士團最近開戰的新業務,在原有針對惡魔的手段基礎上加以改進,運用大量昂貴器材製作出了針對幽靈的工具......」

  「所以?」

  「所以得加錢。」

  (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晚上發因為edg贏了多發的兩更,明天開始到下推薦位都是四更。求推薦求收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