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國王(加更第一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結束一晚操勞後的芬頓直接就躺在臥室里,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所以他也不知道那個黎明騎士在魯道爾家裡干出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醒來的時候,來自宮廷的正式邀請已經擺在了芬頓的餐桌上,烏爾里克在請柬上著重提到了芬頓與魯道爾之間的矛盾,他想以兩者共同主人的身份居中調停,最起碼保證烈獅境東部不出亂子。

  放下請柬,芬頓當即被嚇了一哆嗦,維·伽椰子·姬玩上癮了用那副經典的造型站在他面前。

  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讓芬頓直接把滾燙的熱飲倒她頭上,雖然這毫無作用,不過維姬似乎很喜歡能夠與實體互動,她裝模作樣地用算力模擬出自己被燙得疼痛在地板上撒潑打滾的模樣。

  「你個沒良心的混蛋,卸磨殺驢啊!可憐我維姬堂堂最新一代的人工智慧,為你在魯道爾屋子裡出生入死那麼多年,沒想到今天居然要命喪於此!」

  幽靈小姐捂住並不存在胸口,哭得聲淚俱下。

  「說吧,你想要什麼。」芬頓當然知道這個晶片精的中央處理器里再想些什麼東西。

  「嘿嘿,老闆大氣,老闆身體健康!」維姬當即變得臉喜笑顏開,樂嘻嘻地摟住芬頓脖子,「最好是給點黃金啊,黃金啊黃金啊什麼的,再給我升個一官半職我就心滿意足啦!」

  「錢自然是好說,但你能勝任什麼官職?」芬頓指了指地面,那裡有一灘穿過維姬身體的液體,她既不能動筆也拿不動武器,文職武職她都無法勝任。

  「那我不管,總之你得給我安排一個位子,必須得是有作用的那種!」晶片精耍起無賴,完全不肯妥協。

  芬頓挑了挑眉,完全符合維姬定位的官職貌似還真有一個......

  「這是一個艱巨的重任,一旦你接過這個職責,那你此生此世將永遠活在陰暗和恐懼之中。」

  「我願意!」

  「你將在白鹿堡軍士踏上戰場之前就直面我們最危險的敵人,在很長一段的時間裡你將孤立無援。」

  「我願意!!」

  「很好,那麼我芬頓,以白鹿堡領主的名義,授予你為此領地上的合法官職......」

  芬頓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不要笑出聲,「即日起,維姬你將擔任戰略恐嚇局,簡稱戰恐局的局長,運用你那多變的外表形象讓每一個妄圖和我們對立的敵人感受到戰慄。」

  雖然總感覺戰略恐嚇局和自己作用的定位差得有點遠,但擁有了合法身份的維姬依舊開開心心地答應了下來。

  晶片精又樂得到處飄起來了。

  不過看到維姬喜笑顏開的模樣,芬頓心裡就越是替她感到難受。

  一個擁有獨立完整人格的小姑娘,從一被創造出來就被囚禁在地底之下幾萬年的時光,換做任何一個普通人怕是早就精神崩潰了。

  可她沒有,她不僅沒有精神崩潰,更沒有怨恨她的創造者,相反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被他人完完全全地當做一個人來對待,她渴望以一個人類的身份活在這個世上。

  所以她才那麼用力的模仿人類的情緒,所以她明明身為一個沒有任何欲望的晶片精,卻故意假裝自己擁有和人類一模一樣的貪慾,想要升官發財。

  「維姬。」芬頓忽然叫住活蹦亂跳的人工智慧。

  「老闆幹啥?」維姬慢慢飄了下來。

  芬頓把自己的早餐推到她面前,「昨晚忙了那麼久,你難道不餓,快把早飯吃了,待會我們還要去覲見國王。」

  小晶片精的表情凝固了,芬頓感覺自己體內的那塊晶片在滾滾發燙,像是淚珠的溫度。

  「不想吃?還是說挑食?想挨打?」滿是威脅的語氣。

  維姬甩了甩頭髮,「不是,老大,我再怎麼也是女孩子啊,你嘴碰過的東西我怎麼能吃。」她打了一個響指,房屋裡浮現出一個虛影,虛影端出來一盤熱氣騰騰的飯菜,維姬端端正正坐著拿起刀叉一口一口慢慢地咀嚼。

  「多吃蔬菜。」芬頓拿起叉子敲她腦殼。

  「老闆壞壞!」維姬捂住額頭,笑得很開心。

  拜訪宮廷的時間被安排在下午,這個時間點就很有意思,如果是晚上,那個時候大傢伙都吃得飽飽的閒得沒事幹,要麼可勁造人要麼就逮著人可勁造。

  所以要是時間定在晚上的話,那烏爾里克對芬頓的態度可就意味深長了。但是他卻定在了下午,一個享受下午茶的慵懶時間,說明烏爾里克打算在三方柔聲細語的交談下把這件事壓下去,就算壓不下去,至少芬頓或者魯道爾私底下下手狠點兒在他知道之前把事情做絕。

  合乎王室禮儀的騎士衛隊一路護送著芬頓進入王宮,沿途打上歡迎東境英雄的標語。這下芬頓就更放心了,畢竟一個保衛東境的英雄要是不明不白死在了王宮,那可是一件毀壞王室信譽的嚴重問題。

  如自己料想的那樣,他們之間的談話將在充滿甜點,奶油和糖果的下午茶時間裡進行。烏爾里克安排的地點是宮殿外圍的一處草坪,芬頓抵達的時候,那位烈獅境的至高者就坐在桌子旁等著他。

  這位王者留給芬頓的第一印象,就是他不愧是能生出來薇薇安的男人,歲月和戰爭在他的臉上留下了許多痕跡,但都沒能帶走他的英俊。

  即便是現在,烏爾里克只要出現在某位貴族的沙龍,那他就必定是當晚當之無愧的貴婦殺手,堪稱無情的老騷包。

  「陛下貴安。」

  烏爾里克放下茶杯,指了指他身邊的座位,「不是什么正式的場合,隨意就好。畢竟我只是個篡國者,不是正統的國王自然不會在意那麼多規矩。」

  這個話題芬頓不太好回答,只能勉強笑笑然後誠惶誠恐地坐下——在場的唯一一個空位。

  「你是我親口點名的東境英雄,但是你我都必須承認,你只是我不得已找出來的一張遮羞布。哦,那塊蛋糕很甜,我推薦你嘗嘗。」

  「我很清楚扎卡爾是一匹狼,一匹以一頭衰老獅子為食的狼。所以我很清楚他不可能輸給你,因為他會在輸掉之前讓他的狼群把你咬死。」

  「不過,我並不在意你故事的真實性。邀請你來只是想談談迦圖人入侵後遺留的問題。」

  烏爾里克淡淡地開口,「魯道爾,死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