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卡爾男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早上好,大人。」

  騎士先生走進臥室,健壯的僕婦向這位仁善的老爺和聲問好。

  卡爾也微笑著回應,僕婦們知趣地加緊完成手上的工作,把地面清掃乾淨,掀開窗簾好讓晨間的陽光透亮進來,最後再端上盛滿食物的餐桌橫放在床上。

  「瞧瞧你這小可愛,你可得多吃一點兒。」胖胖的僕婦完全沒有顧及主僕之間森然的地位秩序,笑著輕輕掐了掐主人逐漸恢復血色的小臉蛋兒,「那些壞娘們兒可把你餓壞了吧,宮廷里的人就這樣,只要長得好看哪怕連怎麼燒開水都不知道都能被選進去。」

  胖胖的僕婦晃動著比卡爾騎士還粗壯的腰肢,模仿那些來自宮廷的女僕裝模作樣的清高樣子,所有人都被她逗樂了。

  等到她們完成工作離去,寬闊的臥室就只剩下了卡爾,還有這座城市名義上的主人。

  「貴安,大人。」卡爾欠身行禮。

  「你也是,先生。」女孩兒歪過腦袋,她的雙眼依舊空洞無神,只是比起前段時間稍稍有了些許光澤,「你可以直呼我名字的,先生。」

  「難道你也覺得這個名字很髒嗎?」

  「不,絕無可能!」卡爾趕緊正色更正,「我從未有過如此卑劣的想法。只是因為我剛剛才被授予男爵爵位,而您是長河鎮本來的主人,這不合規矩,直呼大人的名字是對您的不尊重。」

  「那我允許了,今後無論什麼時候你都可以直呼我的名字,畢竟我能依賴的只有你了。」女孩難得地笑出了微光,「哦對,還有那群媽媽們。」

  「如果這是您的意思的話,那麼好的。莎拉大人。」卡爾也很高興,這個命運坎坷的女孩總算再一次對世界敞開了她的心扉,「和您說的一模一樣,宮廷果然再次拋棄了東境讓我們自生自滅。所以我就按照您的要求,已經和巴克斯人的線人接觸過了,他們同意了條件。」

  「這是好事。這樣東境的大家都不會受傷了。」莎拉再度微笑起來,「那麼卡爾先生,鑑於你出色地完成了任務,我是不是該給你頒發一枚獎章?你也保證了東境的和平,那你也是東境英雄。希望你不要嫌棄我頒發的獎章沒有宮廷頒發的那麼有含金量。」

  她從枕頭下面掏出來一塊項鍊,不是什麼值錢貨,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小商販哄騙小女孩購買的那種仿真玩意兒,唯一的區別就是這串項鍊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筆跡寫下了卡爾的名字。

  「但現在還不能給你。」莎拉臉上顯露出小計謀得逞的獨屬於女孩子的狡黠笑容,「巴克斯人還在邊境上面不是嗎?我們的人民仍然有可能遭受到他們的威脅,等他們撤軍之後我才能把這枚獎章交給您。」

  「那是自然,臣下必定不會讓大人......莎拉還有東境的子民失望。」

  卡爾,認真的,非常用力地點了點頭。

  莎拉把勳章重新塞回枕頭下面,在卡爾陪同著慢慢把眼前的早餐解決乾淨。今天后廚給她準備了烤制的香腸,還有熏火腿,甜點是鬆軟可口的馬爾梅松派。

  以一個孩子的飯量實在是吃不下這麼多,莎拉只能把剩下的食物推到一旁。

  「卡爾先生,你還有什麼事嗎?」見到卡爾還沒有離去,莎拉隨口問道。

  「不久前,白鹿堡那邊又找到了我一次......」

  「那群渣滓又纏上你了嗎?卡爾你為什麼不直接把他們殺了?」

  「不,並不。」聽到莎拉的語氣不太和善,卡爾連忙出口解釋,「找到我的人並不是那群紅色兄弟會,而是別的人。他希望長河鎮能夠派出軍隊與他們匯合共同抗擊巴克斯人。」

  「說得好聽,能和紅色兄弟會糾纏到一塊的人,和魯道爾那樣的傢伙又有什麼區別?」混亂的記憶涌了上來,讓遭受過非人折磨的莎拉失去了理智,面前的餐桌被她打翻在地,剩下的食物滾落得四處都是。

  「抱歉......」

  莎拉很快又恢復了清醒,她意識到自己歇斯底里的發作會讓卡爾在自己和他的前主人之間難堪。

  「沒什麼。」卡爾沉默著收拾滿地狼藉,「不管出於何種目的,和紅色兄弟會合作總歸是一個極其荒謬的決定。而我相信芬頓不是一個不理智的人,所以......或許是他變了吧。」

  把地上的東西都收拾好,卡爾輕聲告退。

  屋外陽光明媚,城市裡安靜無比,今天的長河鎮依舊一片歲月靜好。

  卡爾忍不住嘗了一口裹有些許塵土的熏火腿。

  真香。

  長河鎮外,芬頓孤身一人從前線返回這片不太歡迎他的區域,唐璜被他留在了防線那裡以備發生什麼意外。

  他想再做做最後的嘗試,哪怕希望渺茫,只要能夠說服動長河鎮方面,他就可以在廣闊的東境範圍內調動充足的兵力,一點點在巴克斯軍團進軍長河鎮的路上消磨他們的兵力,等到最後攻城的時候他們就是一支疲兵,再依託城牆防守,戰勝他們的希望很大。

  馬匹在鄉間積水的小道上疾馳,忽然維姬在腦子裡猛拍了芬頓一下,芬頓這才從紛繁的思緒中把注意力集中到現實之上。

  他猛拽韁繩,戰馬在他的操控下驟然減速,在四濺的泥水中戰馬堪堪停下。

  停在隱藏在水窪中的絆馬索之前。

  巨大的動靜提醒了放置絆馬索的人有獵物上鉤,十幾個人從隱蔽的林間竄了出來。

  不是強盜。

  起碼再差勁的強盜也不會選一群顫顫巍巍連路都走不動的糟老頭子。

  糟老頭子們看清來者之後也面面相覷,「不是巴克斯人?」「不是巴克斯人一樣可以。」

  「那還等什麼?衝上去。」

  「衝上去讓他動手。」

  交頭接耳之下,老人們手中握著比他們骨頭還脆弱的樹枝,慢慢靠近芬頓。

  「停下!」芬頓拔出戰刀,可這一回達里杜爾貢反應寥寥,幾乎就是走個形式那樣象徵性叮了一下,它沒興趣喝一群老頭子的血。

  「我是白鹿堡的領主,芬頓,我命令你們停下。」

  芬頓很清楚自己的名號在東境有多少號召力,而且人馬都裝備著精良甲冑,無論是威望還是威懾力,這群老人都會聽從自己的命令。

  果然,在聽到芬頓的要求後,老人們紛紛站在了原地,不知道是該進還是該退。

  短暫的僵持過後,有人站了出來,他低聲下氣地開口,「大人,您能殺了我們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