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芬頓肯定不可能對這群老人痛下殺手,而這群老人居然對芬頓的拒絕還感到有些失望。

  「大人您都殺死過那麼多迦圖人了,再多殺幾個老頭子沒什麼的。」他們不住地哀求,「您可以和那些騎士老爺一樣啊,拿我們的腦袋去換軍功。」

  「對,您就當我們是巴克斯人好了,反正死了我們也沒法說話,不會讓您難堪的。」

  附和之聲漸起,有人甚至主動撞向達里杜爾貢的刀刃。還好芬頓反應迅捷,在這把不祥之刃吸食鮮血之前,把它收入鞘中。

  「巴克斯的軍團可不會招收四十五歲以上的男人,你們的外貌太顯眼了,我不會殺你們。」

  芬頓用老人的理由反駁了他們的請求,這下老人們實在是無話可說,只能嘆息著漸漸離去。

  芬頓在原地駐足想了想,最終決定等會再去長河鎮,他跟隨著老人們一路回到了他們的村莊。

  與這些依舊還能喘氣的老人相比,他們居住的村莊才更像是那個沒能熬過寒冬,倒斃在大地之上渾身僵硬的屍體。

  其他村莊裡隨處可聞的雞鳴,狗吠的聲音,在這裡一點兒都沒有,村莊就像是一個永久保存著死亡的棺材,裡面存放著這些老人尚有餘溫的骨灰。

  一路走來,看見的田地不是長出了雜草,就是堆積淺淺埋下的死屍。水車被焚毀的殘骸沉澱於河面之下,因為水利設施早就破損不堪,淤積的泥沙阻塞著河道,河床里只流淌著拇指粗細的水流。

  只有靠近村中心,才能在這一片寒涼之中感到些許溫暖。

  是物理意義上的溫暖,村中心點燃著篝火,時不時把被發現的,死得無聲無息的人丟進去充作燃料。這些死人本來也該被下葬的,但活著的都是行動不方便的老人,只能用這種方式告慰他們的遺體。

  「大人,歡迎來到特魯布倫。按照習俗,我應該給您遞上一大杯葡萄汁。」

  之前攔住芬頓的老人坐在倒塌房屋的柵欄旁邊,他再也走不動了,只想在那永恆的長眠到來前好好休息,「但太可惜,您來晚了。」

  「一年前您來這,迎接您的可不是我這個要死的老頭子,而是一群年輕健康的姑娘小伙子,他們會讓您嘗一口剛摘下來的新鮮葡萄,再給您端上清涼解渴的葡萄酒。」

  「可現在......沒啦,什麼都沒啦!」老人指了指村中心的篝火,「那個地方是我們以前製作葡萄汁的地方,壯小伙會把村子裡最大的捅搬到這,再用葡萄把桶裝滿,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們會在河邊泡上一天的腳,洗得乾乾淨淨再來踩葡萄。」

  追思懷念的笑容浮現在老人臉上,睜開眼後眼前荒涼破敗的景象讓他可以平靜地對芬頓訴說村莊接下來的命運。

  壯小伙子們死了,迦圖人殺起他們來毫不手軟。

  漂亮姑娘們也死了,就算沒死在迦圖人手裡,也死在了魯道爾派出來的烈獅境步兵手裡。

  給這個村莊帶來生機的葡萄樹也死了,不過不是死在迦圖人手裡,那群遊牧強盜對葡萄樹沒有任何興趣,是這些活下來的老人殺死了它們。

  先是樹葉,後面是樹皮,最後是樹根,他們把葡萄樹吃得乾乾淨淨。

  「說來也奇怪,迦圖人,長河鎮的兵都沒殺我們這些老頭子。」老人痛苦地撕扯自己本就不多的頭髮,「可是偏偏活下來的是我們這些該死的老東西啊。」

  芬頓一言不發,默默地等待老人發泄。

  「最後一點糧食也被老爺收走了,我們沒必要也不想繼續活著了。可我們都是懦夫,都是軟蛋,沒有那個勇氣自殺更沒有勇氣殺死別人。」

  「所以我們才想借您的手。」

  「冒犯到的地方還請見諒,大人。」

  老人再次閉上眼,眼前又是村子裡那副歡快祥和,年輕人們手拉著手載歌載舞,從夜晚到天明。

  「他死了。」

  渾身閃爍著微光的動人身影站在老人面前,「情緒激動導致大腦血管破裂,但他大腦在最後幾分鐘讓身體分泌了大量多巴胺。他是在幸福中死去的。」

  「那我寧願不要這種幸福,像是把自己的軀體當做火柴劃破,片刻溫暖的代價就是把自己燃燒殆盡。」

  芬頓翻身下馬,鞭策馬匹繼續往前,自己則扛起老人的屍體,把他帶到篝火旁邊再默默離去,維姬亦步亦趨踩著水坑跟著他。

  「你最近是不是哪塊晶片燒壞了?」

  「沒有啊,吃嘛嘛香,身體倍兒棒。」

  「放屁。」

  「你才放屁,女神可是完美無缺的怎麼會放屁!」維姬飄起來對芬頓做出個鬼臉,「好吧,瞞不過你,我也不知道最近怎麼回事,我也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誰也不想見。如果不是你騎馬不看路差點出事,我也不太想見你。」

  「是你融合了另外一枚晶片的緣故嗎?」

  「是也不是,很難說得清楚,反正你就當我青春期來了唄,少女纖細內斂的情感你猜不透哇。」

  芬頓鼻子一抽,輕笑一聲,「以你的年齡我怎麼都覺得是更年期。」

  維姬:「......算了,跟你鬥嘴我覺得是在燃燒我的設計壽命。你接下來要去哪?」

  望著道路的盡頭,芬頓臉色逐漸變得冷峻,「去見見我們的新朋友,卡爾男爵。」

  之所以會在如此火急火燎的情況下,在中途臨時更換目的地,就是因為察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除非是那種亡國的末日景象,否則怎麼可能出現一群走著走著隨時都有可能倒斃的人來主動求死。

  只能是飢餓,飢餓到極點的飢餓,飢餓到他們已經不再想求生而是去求死,他們被飢餓折磨到連坐在原地等死都無法忍受,這種可怕的痛楚就像是寄生在他們身上的寄生蟲,操控著畸變的宿主找到他們的天敵去送死。

  可問題是,為了支持長河鎮的重建,宮廷可是當真下了血本從各地調來物資,甚至都引起了其他地方貴族的強烈不滿。

  所以這些人不該挨餓的,他們應該有足夠果腹的食物,讓他們可以在產出最後一點價值之後再死。

  可現在的情況,他們不僅沒有拿到糧食,甚至就連餓死前滿足一下口腹之慾的糧食都被長河鎮收集走了。

  卡爾男爵這是要幹什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