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格曼之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然而這封寄往博識城的信件格曼並沒有急著寄出去,他向來是一個謹慎的人,就好比今天那些泥腿子農夫給他匯報說發現有一群飢餓的暴民在覬覦莊園,哪怕只是沒有多少證據的捕風捉影,他也依舊把莊園剩下的騎兵全派出去剿滅暴民了。

  說起來,快三天了,自己第一批派出去的騎兵怎麼還沒有回來?不過格曼對於這一點倒是沒有多在意,因為那些人的秉性他很清楚,放出去多玩一會兒就多玩一會兒,只要能順利完成自己的要求就無所謂,說不定他們在外面呆這麼久是因為有什麼額外的收穫?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格曼要確定一件事情,確認這件事情後他才可以放心大膽地把信送出去,然後才能從這個叫人頭皮發麻的地方解脫!

  「那位大人......今天心情如何?」

  格曼猶豫著詢問看守地下室的護衛,護衛則更加猶豫不安乃至於略帶恐慌地回復,「那位大人今天還行,應該是可以交流的。」

  得到護衛肯定的答覆後,格曼這才有了些許底氣走進地下室,下去幾步後他突然又不放心起來,轉頭叫住士兵讓他走前面。

  可憐的護衛只能硬著頭皮走在前面,畢竟他還有家人。

  隨著不斷深入黢黑的地底,護衛開始覺得自己的呼吸已經有點困難,本就稀薄的空氣里仿佛混進了什麼粘稠的東西,這些粘稠的污物附著在他的口腔,他的肺部,最後是......他的腦子。

  護衛忽然停在原地,他已經無法思考了,不,準確地說,他已經不需要思考了。

  他的耳邊滿是那美妙的歌喉,他的顱骨內迴蕩著神明的溫柔的低語,他的神志仿佛蠟像般開始融化,周遭的一切都變得朦朦朧朧,他似乎看到了無數人的身影,從蠻荒茹毛飲血的時代一直延伸到現在,這些人的身影都慢慢坐下,都坐在一塊輕輕搖晃著身軀。

  他們凝視著浩瀚璀璨的天空,浩瀚璀璨的天空也在凝視著他們。

  回來吧,孩子......

  回來吧,孩子......

  在不斷蠕動著的星空之下,衛兵看見周圍的人影都展開雙臂準備熱烈地擁抱他。

  「真好,我回家了。」衛兵也朝著他的家人們張開懷抱,「真好。」

  格曼張大著嘴,他面部的肌肉在瘋狂地扭曲著,他恐懼,他驚駭,但他最終在亘古的驚懼之前控制住了自己的身體,在這讓人喪失認知理智的情形下,他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漆黑的地下室樓道里,除了自己的心跳外,他還能聽見血肉翻滾的聲音。

  那個衛兵,在格曼面前崩塌了。

  由內而外,有如地崩山摧的那樣崩塌了。沒有任何的徵兆,他此前明明還在極為正常地走動,就只是站在原地愣神的那麼一瞬,原本屬於他身體的每一部分掉落在地面,血與肉交融,化作粘稠的東西,然後一點點鑽進牆壁的縫隙之內。

  幾分鐘後,那個衛兵就已經蕩然無存,又或者說他無處不在。

  格曼想要逃離這地方,他永遠都不想再來這兒,以後即便是來自主人的命令他也絕對能推辭就推辭。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和拜蛇教有不清不楚的聯繫,但他從未知曉拜蛇教居然如此地令人作嘔,此前他僅僅只是把信仰拜蛇教當做一種上流社會間的時尚。

  可現在看起來......這TM的哪裡是時尚?!

  「難道說......之前的那些......都變成這些玩意兒了?!」

  他無助地看向黢黑的更深處,他感覺自己好像已經聽見了來自地獄的呼喚。

  「進來吧。」

  慵懶的語調,帶著對生命的漫不經心,格曼的腦海中出現了那位大人的聲音。

  經歷過險惡鬥爭的格曼差一點在此刻流下了眼淚,自己終於可以繼續活下去了,儘管代價可能是下半輩子的每一個夜晚都將一遍遍回憶起慘死在自己面前的衛兵。

  剩下的路程變得格外輕鬆,比起剛才的煎熬,接下來的路程簡直可以稱之為郊遊,哪怕格曼眼前所見的扭曲造物越來越多,他也全然不懼,即便他看見牆壁的縫隙里時不時有一顆眼球鑽出來,即便他每一個腳步都要從地面上帶起來越來越多的「泥」。

  這裡的主人已經接納了他,格曼對於這些造物而言不再是可口的食物,而是需要同意才能進食的食物。

  「大人,貴安。」格曼恭敬且謙卑地行禮,以前所未有的鄭重姿態,哪怕他在馬略皇帝面前大罵他沒娶皇后是因為身體貴恙,也就僅僅是被一斧子砍頭的事情,可在這位大人面前,他很肯定自己哪怕是死了都要遭受永世的折磨。

  「你帶來的甜點,味道不錯,比以前送來的那些強,我的孩子們很喜歡。」大人枯坐在地下室的一角,他正輕柔撫摸著那些生機盎然的孩子們,「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都是這種級別的養料,你以前送來的,太差了。」

  明明沒有任何斥責的語氣,可格曼卻硬是感受到了要命的威脅,因為大人的孩子們正在調皮地纏繞他的腿腳。

  「會的,會的!一定會給您送來的。只是再需要一點點時間,大人您知道的馬略已經和烈獅境開戰,再等一段時間就會有源源不斷的戰俘被送過來!」

  格曼的語速飛快,如果不是因為這地面實在太過令人作嘔他都想匍匐在地表示自己的謙卑。

  「哦,那就好。」大人忽然停頓了片刻,「你似乎好像很害怕我的孩子?」

  「不不不!怎麼可能大人,我只是擔心自己不夠美味讓您的孩子吃了會不舒服。」

  「怎麼會是呢?」大人忽然輕聲笑了笑,「我的孩子是讓人吃的,怎麼會吃人呢?你可別污衊我啊。」

  「如果你是來詢問我進度的,那我可以告訴你這裡一切都進展順利。」

  大人從自己寬大破舊的衣袍里摸索出一根殘缺的手指,慢慢放進翻滾著的泥土,「要是你們承諾的甜點能夠儘早送過來,我這裡還能完成得更快。」

  「你的主人不是想讓馬略死嗎?讓他們把刀磨快點,那個日子不會太久了。」

  要完成了?要完成了?!這個該死的東西終於要完成了?!

  格曼終於再難控制自己內心的欣喜,他剛想抬起頭,卻在看見那位大人之前看到了別的東西。

  那東西渾身泛著慘白的幽光,它的存在就是此世間一切怨毒的集合。

  格曼知道自己的手上不乾淨,他這輩子替自己的主人做過太多見不得光的事情。

  現在,那些因他而死的人回來找他了。

  「哈哈......」

  格曼大笑了兩聲,栽在了他此前一直抗拒著的肉泥里。

  「居然直接嚇死了嗎?」大人笑著搖搖頭,「那麼我就替孩子們感謝你的款待了。」

  就像是一點點沉默於沼澤當中,格曼的身體一點點消失於地面。

  「不過我倒是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會滋生惡靈。」他緩緩站起身,手中蛇頭模樣的器具散發著微溫,「看起來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沒有回應,惡靈緩緩消散在空氣之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