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相互暗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莊園的新主人很快離開了地下室,雖然與他合作的貴族態度很誠懇,不過他並不放心起居在這裡的傭人還有照顧外面農田的佃農。

  他們可能會為了任何一點微不足道的施捨就向別人走漏風聲,之前就是這樣,他之前的經歷告訴他事實就是這樣。

  人類,是不足信的。

  唯有匍匐在陰影中無聲無息的蛇才值得信任。

  他堅持著這一點。

  現在格曼死了,再沒有人可以有足夠的威望讓這些人管住他們零碎的嘴。

  所以他決定讓這些嘴最好再也別開口,正好他的孩子們還缺少養料,每當他在睡夢裡聽到孩子們飢餓的哭泣聲,他都心痛得難以自拔。

  「大人...您怎麼上來了?格曼管家不是下去......」

  哦,這個人,自己記得這個人,好像是這座莊園的女僕長來著,管理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女人,最容易多嘴多舌,她們那毫無邏輯的想像還有可能編織出最接近真相的謠言。

  所以,她得死。

  他舉起手中的蛇形器具,女僕長在感覺到不安的時候已經完全來不及了。片刻後,原地只剩下了黑白相間的長裙,原來屬於女僕長的那一部分已經與這座建築融為一體。

  就這樣,他一個個地找上了莊園裡的每一個人,園丁,廚師,馬夫,一個個逝去的生命給孩子們帶來了無窮新鮮的養分。

  他幾乎能聽到地下室里大快朵頤的咀嚼聲,聽到孩子們還在呼喚著父親需要更多......

  但他目前只能給孩子們帶來這麼多了,整個莊園已經被他清空,居住在莊園城牆外的農夫還需要留一段時間,畢竟外面農田的糧食已經快要成熟了,還需要他們抓緊時間收割。

  到時候再享用也不遲。

  忽然,他看到莊園外面慢悠悠地有一大隊騎兵靠近,是自己人,他們都穿著拜蛇教標誌性的黑色盔甲。

  而且,看起來格外的好味,他們身上散發的生命力簡直前所未見,尤其是為首者,他幾乎隔著這麼遠的距離都能聞到其身上的芬芳。

  「孩子們......一定會很喜歡你的。」他無聲的笑了笑。

  即便是自己人,也並沒有規定就不能享用。這些傢伙不過是拜蛇教里最低階的武士罷了,只要支付金錢,就會有數不盡的失地農夫還有膽肥的僱傭兵願意加入其中。

  而作為拜蛇教里消耗量最大的武士,每時每刻都有數不清的人死去又有更多的人填補進來。

  所以,在這裡消失幾十個拜蛇教武士,也算不上什麼奇怪的事情,對吧?而且,如果他們真的信奉尊貴的蛇神,那用他們卑微的死來實現蛇神更大的價值,就算是死了他們也一定對感動得流下熱淚。

  他再也無法隱藏自己的喜悅,主動朝著返回莊園的拜蛇教武士走去。

  芬頓忽然渾身打了個冷顫,有一種不明的不安突然間籠罩住了他。他一直以來已經習慣了維姬給他開的全圖視野,一下子沒有了過後他不免有一些疑神疑鬼過於緊張。

  難道是自己等人假扮的身份暴露了?可是一路經過的農夫根本就沒有對自己等人的出現有任何反應,還在田地里揮汗如雨的勞作。

  至少可以肯定他們目前的偽裝絕對沒有引起農夫的懷疑。

  現在白鹿堡的士兵都換上了此前在村莊中大勝收繳的拜蛇教盔甲,本來他們以為這批盔甲永遠也不會有什麼用處,只能拿去販賣或者熔掉重鑄。

  但在昨天,無論他們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都必須承認自己親眼看見了成群的拜蛇教武士,從一名合法的巴克利帝國貴族的莊園裡魚貫而出。

  足以看見馬略皇帝在帝國內部聲勢浩大的改革收效甚微,這片廣袤的國土境內拜蛇教仍然保有著大量的根基。不過這些巴克斯帝國內部的問題就交由馬略皇帝和他的朝臣們去擔憂了,對於芬頓而言,這反而是一個攻克莊園的絕好機會。

  如果可能,這次突襲甚至不會有任何人員傷亡。

  他可不相信一個小小的莊園還能豢養更多的拜蛇教武士,昨天出去的那一隊騎兵絕對是傾巢而出,現在莊園裡最多只剩下零星的幾個看守,只要想辦法騙開大門,就能夠在不驚動他人的前提下讓這座莊園易主。

  然而,就在芬頓還在考慮著說辭如何騙開看守的時候,莊園大門居然自己主動就打開了。

  芬頓舉起拳頭再放下,示意躁動起來的軍士們保持安靜。

  他們深入敵後固然是為了儘可能顯眼地搞破壞,但在前期能儘量隱藏自身還是儘量隱藏,儘可能在這個龐大巨人反應過來前造成足夠讓馬略心痛的損失,這樣他發給前線的命令才會愈發焦急嚴厲,從而適當緩解烈獅境東境的危機。

  一匹匹戰馬緩緩通過大門,直到所有軍士都停在了莊園之中,大家都才注意到一件詭異離譜的事情。

  這裡似乎也太安靜了些?

  退一萬步說就算這裡的主人再腦子缺根筋把看大門的看守撤離得乾乾淨淨。

  莊園裡那麼多精心雕修的花卉不需要園丁裁剪保養嗎?

  幾十號人的起居不需要傭人晾曬衣服嗎?

  最關鍵的是,剛剛給自己等人開門的人在哪?他是長翅膀飛了不成?

  這一切都沒有答案,又或許這詭異難以理解的現實已經給出了答案。

  芬頓最先在放下鐵門的機關口找到了殘存在上面的新鮮泥土以及掉落的花瓣,而陸陸續續有軍士反應說他們找到了一套套完整的衣服,那些衣服就放在地面之上,就好像身穿他們的主人在忙碌的憑空消失了一樣。

  「我知道了,你們任何人先不要靠近那棟建築。」

  聽到屬下的匯報,芬頓已經意識到了這裡的不尋常,有自己在烈獅城和肉山比博的交手和在森林裡與林中夫人的親密接觸作為前例,他大概猜測出了這裡可能不僅僅是拜蛇教的軍事基地,它更有可能承擔著別的可怕的任務。

  自己可能在無意間闖進了一個巨大旋渦的正中心。

  「不過既然現在我們的身份都還沒有暴露,那可就有太多事情可以做了。」

  望了望兀自佇立在正中間的屋子,芬頓決定帶兩個人進去看一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