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已經不是幽靈了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選上兩個身手不錯的軍士,芬頓一手握著刀柄一手輕輕推開了房門。

  果然裡面依舊和外面一樣,安安靜靜的,安靜得跟全家死絕了一樣,沒有半個人在其間走動。

  不過再怎麼安靜,這裡總歸還是有人的,芬頓很快就聞到了一股惡臭之際的味道從面前的會客室傳來,裡面有一個渾身都籠罩在寬大灰色布袍下的人坐在椅子上養神。

  「回來了?那個村民所說的情況屬實嗎?」察覺到有人進來後,灰袍人低聲詢問。

  反正也不知道什麼村民說了什麼情況,芬頓回答得倒也乾脆,「屬實。」

  「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灰袍人乾笑了幾聲,接著他繼續追問,「那你們為什麼這麼晚回來?這點任務不至於那麼難吧?」

  「路上遇到了巴克斯帝國的騎兵。」芬頓隨口就把黑鍋丟到了別人身上,反正他說的基本也屬實,他親眼所見的確是拜蛇教武士在追殺巴克斯騎兵。

  「他們人很多。」末了,芬頓補充一句。

  「看起來馬略終於意識到不對勁了,不是嗎?他把一股股的小規模騎兵放出來想要探查地方的情況,但這些騎兵最終一個都沒有活著回去。」灰袍人的聲音帶著說不出的嘲弄,「現在才派出來足夠的人手已經來不及了。」

  意識到灰袍人這句話當中蘊含的巨大信息量,芬頓當即抓住說話的當口追問:「為什麼來不及了?」

  「為什麼來不及了?難道你不應該比我更清楚嗎?纏繞之蛇已經把整個巴克斯帝國包括在了其中,現在馬略現在才意識到他對地方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他的命令只能在思源城還有幽影狼群能夠觸及到的範圍內執行,而出了這些地方,又有誰會聽他的?」

  「說不定他到現在還相信全國各地連年遭受災害,糧食連年欠收呢。畢竟各地的貴族一封封訴苦的信件一天接著一天的送進他的宮廷,又有誰會不相信呢?」

  「他每年都要求各地減免稅款,但各地反而打著皇帝的名號不斷地苛以重稅,想必原來還支持他的民眾,現在已經恨他恨得不得了了吧。」

  「時機已經快要成熟,只等那條吞吃帝國的巨蟒跨海而來。」

  灰袍人突然意識到自己對一個卑微的拜蛇教武士說了太多,即便是為了打消對方的疑慮也說了太多這個人本不該聽到的內容,所以他當即住嘴。

  「算了,那不是你們該了解的內容。跟我來吧,你們這些人為拜蛇教辦事不就是為了錢財嗎?拿上錢,然後去做你們該做的事情。」

  灰袍人站起來,慢慢走向那個孕育著新生命的地下室。

  這個男人非常美味,他必須要讓自己的孩子們吃上最新鮮的第一口,所以他不能在這裡殺了他,只能把他帶進地下室,讓孩子們親自動手。

  至於房間裡的另外兩個人,只要他們再在這裡多呆一會兒,他們就會明白這座建築的恐怖之處。那些躲在了牆壁縫隙里見不得光的東西,可是會主動捕食的。

  而在外面遊蕩的幾十個拜蛇教騎兵,想必自己的孩子們在享用完身後的這個男人後就能完全成熟了吧?成熟過後的孩子們就可以離開地下室自由行動了,到時候再把那些人變成養料簡直不要太輕鬆。

  直到進入地下室那螺旋下降的樓梯,芬頓才從灰袍人所說的話語中逐漸回過味兒來。

  如果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屬實,那麼那位馬略皇帝顯然已經完完全全被架空,他成為了字面意義上的孤家寡人。

  拜蛇教對這個帝國的掌控已經深入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拜蛇教與巴克斯帝國的關係根本就不是毒瘤之於身體,它們兩者幾乎都是共生的,甚至偶爾出現了馬略這樣的正常細胞,反而會被身體已經病變的免疫系統當做是病毒。

  那自己一路以來的所見所聞都能有解釋了。

  為什麼明明應該是被剿滅的那一方反過來主動清理巴克斯帝國輕騎兵?現在看來不僅僅是拜蛇教的猖狂,更加直接地是有可能來自各地小貴族的授意,他們不允許這些騎兵把地方上的真實情況帶回去。

  而馬略皇帝也絕不敢輕易離開他的思源城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因為他一旦不再坐鎮思源城,天知道已經無法無天的拜蛇教會做出什麼駭人聽聞的事情來。

  所以馬略只能在對國內情況完全失明的情況下發動一場孤注一擲的戰爭,因為來自國內的所有情報都告訴他國家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再不對外發動戰爭獲取營養,這個龐大巨人就將由內而外的垮塌。

  而發動戰爭意味著什麼?他必須要再度壓榨已經空無一物的民力,他要面對已經忍無可忍的民怨。

  如果戰勝了還好,烈獅境流出的鮮血會讓巴克斯人稍稍平息他們的憤怒。可他們要是輸了呢?他們已經在前線有了一場大敗呢?

  芬頓幾乎可以想像巴克斯帝國即將到來的風起雲湧的暴亂。

  這場由巴克斯帝國主動挑起的全面戰爭,根本就是拜蛇教在背後從上到下煽動起來的。

  謊報糧荒,隔絕消息,把好事做絕壞事做盡,架空思源城,在前線大軍的補給里投毒,以及最終的大敗,一環緊扣一環,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拜蛇教的謀劃當中。

  而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巴克斯帝國名義上的主人徹底垮台,好讓拜蛇教這個曾經可以光明正大出入於宮廷的組織再度成為巴克斯帝國的國教。

  最終,等來那條跨海而來的巨蟒,以這個已經被拜蛇教完全掌控在內的帝國作為基石,一點點吞噬整個潘德,把潘德拉近蛇神的陰影之中。

  而那條跨海而來的巨蟒,即便這個灰袍人一直在給他打啞謎,作為完全了解歷史進程的穿越者,芬頓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曾經死去又被復活的拜蛇教軍團長,辛達精靈,馬爾蒂斯。她和她手下以角奎先鋒還有巨蟒騎士作為主力的恐懼軍團一旦在潘德登陸,那將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以目前幾大王國的實力,絕對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與她抗衡,或許遠在海外的那個以火槍火炮作為主力裝備的巴克利帝國可以,但巴克利帝國絕不會對潘德施以任何援手,正相反他們還會借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大舉進攻潘德。

  芬頓忽然覺得,儘可能在巴克斯帝國製造麻煩的同時,或許同時還需要適當幫助一下可憐的馬略皇帝,至少讓他在拜蛇教和恐懼軍團面前多撐一會兒。

  「好了,也為難你忍受一路以來的惡臭。」走在前面的灰袍人忽然扭過頭,他的手裡不知什麼時候握著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

  「那麼接下來,請你去......」

  芬頓把洞穿了他胸膛的達里杜爾貢收回來,他從一開始就沒安什麼好心,甚至他在灰袍人盤算著暗算自己之前就在盤算著先暗算他了。

  之所以等到現在才動手,完全是因為他腦內的晶片在不斷變得灼熱,他感受到了那隻晶片精在焦急呼喚自己的情緒。

  「被你識破了嗎?卑賤的雜種。」

  然而當芬頓進入灰袍人之前養育孩子的地方時,原本徹底倒地的他居然又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你可以消滅一個人的肉體,那你可以消滅一個蘊含了千百人怨念的惡靈嗎?!」

  他對著地面吐出鮮血,有如血管一般時不時鼓動的地面忽而冒出了猩紅色的光芒。

  「那驚駭的......來自人類心靈深處的恐懼......」

  「神經連接正在重連......」(顱內音)

  「面對她吧!哪怕在你死後你也要在無盡的輪迴里品嘗今天的痛苦!」

  「輔助視覺激活中......」

  「而你的肉身,將成為我孩子們最可口的養料!」

  「試作型火種人工智慧維姬很高興為您服務。」

  一片腥紅的光芒之中,晶片精一臉無奈。




章節目錄